星期二, 1月 07, 2014

紅葉


來英國日子久了,喜歡隔岸觀火,偶爾也要來一下放冷戰。

遠離了香港,能與香港保持最新消息的只有蘋果東方和FACEBOOK。一個面書中某個題目被洗版的次數,就可以知道大家最近都在做那些事。 最近期的,是我懷疑元朗的大棠荔枝園是否已經被淪陷。因為我每日,是﹣每﹣日﹣打開面書都只看到紅色的葉和大元朗棠的CHECK IN。

同一件活動同一個地點,可以面書的FEED中出現在中幾十次。我有理由相信,全香港的八九十後都已經第一時間仆入元朗趁墟打卡去「欣賞」紅葉的美態。

大棠荔枝園我很久以前和教會去過一次。那個年代,大棠是用來拍戲外景的地方,平時只有教育團體會租大旅遊巴去組織旅行。大棠之行於我的印象就和無數次的小學中學旅行宿營大同小異,說真的還有點老土。但當「大棠」被CROSSOVER「紅葉」兩個字,馬上身價不可同日而語。報紙說,市民無需去日本韓國旅行都可以在香港近距離欣賞紅葉。

吓?真係唔使去旅行都有紅葉睇?

面書的真諦,是有圖有真相。結論是紅葉要用長短砲大光圈無限ZOOM才見到那麼一點點紅,背景是無數的遊人,真正對到焦的是用腳架低炒正在樹下SELFIE中的面書人。

到底紅葉是重點,還是其實趁墟自拍才是香港人本色?

我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從面書按了一下讚。

WELL,為了紅葉,你可以去到幾盡?我,是可以的。

八年前在美國當交換生(嘩那年我竟然二十歲?!), 第一次出門卻錯誤選了個常常下雨的州份。初來報到又冷又常常下雨又CULTURE SHOCK一點都不想上學。多年來一直對於OREGON的印象很模糊,但唯一秋天天晴的時候以下的畫面就給了我很大的震撼。那時沒有DSLR沒有PS,照片都是用卡片機隨手拍的。如同在日劇中永遠春天學在校門前都有櫻花樹一樣,紅葉遍佈在校園的每一個各落。陽光照下來紅的橙的金黃色的,我只恨自己記性差沒有把景色印在腦海。





兩年後,我一直對紅葉念念不忘。 在還沒有北海道紅葉自遊行PACKAGE出現的時候,我用我有限的日文由大板飛到札幌搭JR到層雲峽再到綱走看湖再去釧路回東京。為的也是賞紅葉。
 




當然大不是說大棠的自然景色不美,只是我怎麼覺得大家好像都很滿足於山寨版紅葉?紅葉落下本來是大自然中最正常不過的季節更迭,從來和潮流是扯不上關係的。是否下次海洋公園(?)搞個迷你室內薰衣草園,大家又一窩蜂要跑去影呢?風景不是豚王,喜歡攝影的自然會大在香港其他地方到處找紅葉的蹤影,不用下下去指定地點趁墟的兼迫爆元朗要行唔回家才過癮。

唉,真的要親眼看過,才明白世界廿其實很大,香港其實很渺小。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