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06, 2013

在UNDERGROUND化妝的女孩


每天要上班的早晨,穿梭在倫敦地鐵中,有我和我的FULL MAKE UP 化妝袋。

內裡的乾坤,差不多就是我手袋的一半重量。在公眾地方化妝令人為之側目,自然,我是明白的。但要在冰冷的早晨一早起來化個全妝是真的會要了我的命。日子有功,早已練成在搖晃的車廂中十分鐘變靚亦得,由打底到眼睫毛膏,一程地鐵後戴上面具自信滿滿上班去。

自從有了大眼仔以後,對自己的樣子很模糊。 生活在靠臉蛋做人的工作裡,一個見得人的面
孔是敬業的基本。上鏡得過真人,大抵是美圖秀秀的嚇人威力。每天化行妝再加大眼仔,不知何時已變成自我評價與自信的全部。有時架上眼鏡蒼白的望著鏡子,會想到底洗去這上顏色以後的皮相還有誰敢在面書讚一聲好。

中女的煩惱, 大抵只有女人才會明。

那天要是來倫敦坐上灰色的JUBILEE LINE看到一個努力拿著調色盤對著面孔著色的女生,不要拿出手機拍上YOUTUBE,過來和我打聲招呼吧。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