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30, 2013

中女的入場券

0 意見
近來有意識自己因為工作的原因,變得極端的物質化。

身為RETAIL界的一份子,熟悉各大牌子是工作的基本。每天人來人往的客人們動輒消費三五萬,十幾萬的包包、數千元一對的鞋子個個揮金如土面不改容。要說服客人購買天價的產品,自己首先要說服自己物有所值。日子有功,對金錢的概念完全被洗腦。從前看娛樂新聞哪個明星歐遊買了幾十萬衣服,你會以為她們是痴線的。但實情是幾十萬用來買DESIGNER READY﹣TO﹣WEAR,嗯,即使馬賽和千語BB幾識氹仔也好,埋單一百幾十萬都應該買不了多少件。之所以章小蕙當年買到破產,E神嫂被指燒銀錢也是不無道理。

一件名牌衣服的價格,一件普通衣服就是一萬元;去BALL的那種呢?五萬還差不多;一個鱷魚皮包包,十萬是入門價。皮草呢?成日聽到MINK MINK聲二十萬是等閒事。還未計更瘋狂的手錶和鑽石。買齊這些,一層樓的首期都不止了。有時遇上高購買力的港客會好奇到底他們到底住那裡?WELL,九成九住南區和半山不是數碼港便是淺水灣。

從前,這一切的物慾都離自己好遠。

包包是會買,但從來都只買二三線牌子。衣服更是無所謂合穿便可。最喜歡逛旺角花園街玩格價遊戲,買到大包小包都只是幾百元。鞋子我自認妹仔腳,腿瘦穿什麼也可以(別打臉),大部分時候是在某東區破落小商場五十元有交易的貨。有時看別的BLOGGER寫購物記,會覺得噢那是中女的玩意,也是花費不起的奢侈。

現在職業病發作,對一身行頭有了要求,自動自覺加入中女CLUB每月乖乖送上薪水。

扣除英國政府的重稅和付過屋租後的微薄薪水,這一年來累積置下的身外物多得如恆河沙數。
一年兩次的大減價和各式各樣的員工優惠,已經買到不敢把英鎊兌換成港元去計算到底自己花費了多少,只知道我沒有信用卡已經是萬幸。

不知道是那裡來的勇氣,決定了要由這一刻起只穿DESIGNER SHOES,也許這是售價員的自尊與自卑。

中女的安全感,來自一屋好鞋子。

星期一, 12月 23, 2013

那誰。

0 意見
最近總是想起他。

記憶中的他,早已經變得模糊,連輪廓都都被遺忘得一乾二淨,只記得他低沉的聲音。一度以為自己放下了,這幾個晚上夾雜著從前回憶,無聲的流下了眼淚。

眼角被淚水輕輕沾濕,驚覺自己一年後還是放不開,也感慨人生中並不是事事都盡如人意。我並不是韓劇女主角,哭哭啼啼的情節絲毫不是我的性格。 一早明白生命中出現的某些人,注定是和沒有糾纏下去緣份。這些,我都懂得。

那麼久了,年月時光快轉過後換來長長的嘆息。一直希望得到的不是別人,而是那個長髮會幫我梳頭的他。



星期四, 12月 19, 2013

藏在聖誕樹中的小公仔

0 意見
不知不覺,在這個家住下來已經九個月。

三月前的時候找房子找到一團糟,一直不停搬家東西北都全住過。終於在網站找到現在的家,用很合理的價錢租下的這間有露台兼泰晤士河景的雙人房。

屋主是波蘭一家三口,金髮小男孩才剛剛讀小一。寄住在這裡一直這麼久,一直相處融洽架也沒有吵過。他們初初很客氣,混熟後其實私底下也超級易相處。一家人都很愛乾淨但又竟然可以容忍我極像原子彈爆發的房間。廚房裡也是驚喜不斷,有時有湯飲,有時有波蘭晚餐放在雪櫃兼貼有一張愛心MEMO紙,每次打開冰箱時看到都會十級感動。作為回饋我也會烤蛋糕做日式料理,又或是全數奉獻百貨公司給我的聖誕禮物包。偶爾工作後我和波蘭媽媽看到彼此到家時對方已準備好晚飯都都會心微笑。

波蘭爸爸是位標準的住家男人,永遠在家拿著一本小說抽著煙並不多話。我與波蘭媽媽的感情好,因為她也是在RETAIL界工作的人,每天回家的話題總是多得說不完。那家品牌打折,誰誰誰在請人,今天工作又發生了什麼瘋狂事之類,一說就是一小時。 平時假日起來和小朋友看卡通,有空也教媽媽一起做瑜珈。慢慢住下來,他們也真的變了我在倫敦的家人,雖然說起來都只是些生活上的小事,無聊但溫馨。

遇到了他們,真的覺得幸運。

這年聖誕節,他們買了個小小的吊飾說很像我云云,我們一起花了一個下午把聖誕機都裝飾好。第一次覺得自己在倫敦也有小小的家,好快樂。

星期五, 12月 06, 2013

在UNDERGROUND化妝的女孩

0 意見
每天要上班的早晨,穿梭在倫敦地鐵中,有我和我的FULL MAKE UP 化妝袋。

內裡的乾坤,差不多就是我手袋的一半重量。在公眾地方化妝令人為之側目,自然,我是明白的。但要在冰冷的早晨一早起來化個全妝是真的會要了我的命。日子有功,早已練成在搖晃的車廂中十分鐘變靚亦得,由打底到眼睫毛膏,一程地鐵後戴上面具自信滿滿上班去。

自從有了大眼仔以後,對自己的樣子很模糊。 生活在靠臉蛋做人的工作裡,一個見得人的面
孔是敬業的基本。上鏡得過真人,大抵是美圖秀秀的嚇人威力。每天化行妝再加大眼仔,不知何時已變成自我評價與自信的全部。有時架上眼鏡蒼白的望著鏡子,會想到底洗去這上顏色以後的皮相還有誰敢在面書讚一聲好。

中女的煩惱, 大抵只有女人才會明。

那天要是來倫敦坐上灰色的JUBILEE LINE看到一個努力拿著調色盤對著面孔著色的女生,不要拿出手機拍上YOUTUBE,過來和我打聲招呼吧。

星期一, 12月 02, 2013

COMFORT ZONE 自說自話。

0 意見
終於放四天假。

長久以來連休已經很少,六日一二連在一起真的大滿足。剛剛這一年一直追趕著,忙著適應工作上的變化,休息日忙著見朋友之類,一直也沒能空出時間來聽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簽證還有一年,明年時間怎麼運用真的要多加考慮。

最近一直問自己想不想留下來的問題。說真的,說不上很喜歡但也總算並不討厭英國。倫敦是個很多元化,接納程度很高的城市。這裡本土英國人不多,城市發展也總算是歐洲首屈一指的發達。而自身的工作,托賴也好好醜醜對得起所有人。這一年時間我用自己的能力去証明一切,超越所有人成為連續很多個月的頭一位並不是平白得來,全年一百五十萬英鎊的個人盈業額和我微小薪水的比例自問對得起全公司有餘。好了,有工做有屋住有朋友,好像一年後留下來變成了理所當然的事。

打從工作上被肯定以後,我有點堅信英國才是自己的COMFORT ZONE。要走出這個地方回到那小小的海島我總是會怯。怕回去後唔湯唔水,怕面對無數的自遊行和富人的嘴臉。在歐洲,會講中文的已經基本上走在別人的起跑線上。回到香港要再找到自己的一片天,自覺得很模糊自不到未來。在香港要撈RETAIL真的不容易。傳統以來,零售業都是香港市民眼中的“無需大學學歷,把口TALK 得”便可以做的工作,怎樣看自己在這個行業都OVER QUALIFY得緊要。相反在英國百貨業的售貨員,隨手拿起來的差不多每人都是大學畢業,華人裡差不多人人都手拿一個MASTER。要面對這些回流後別人的眼光,和二三線城市自由行的呼喝,早已經不是那回事。

做了28年人,沒有從前的灑脫勇敢,慢慢有些怕轉變。迫自己走出在英國自由自在的COMFORT ZONE,會是一四年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