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27, 2013

魂魄留在中環的前世


來英國之前,我是一名蒲精。

有些朋友大學年代已經去CLUBBING,我大抵是個異數,出來工作差不多兩年才去玩。在中環,或是所謂的老蘭,其實並不是真的像喜愛夜蒲123(到底拍了幾多集?)般酒池肉林。我所認識的老蘭,是個有趣的地方。

蒲腳,有很多種。在煙花地的建立友情,比很多友誼堅固。人在酒後的真性情最直接,能相處與否出去喝幾次便略知一二。能一起常常去玩的,多半是很考大家的耐性和責任心。最怕是自己喝醉了/朋友喝醉了時大出洋相的場面。幸運的我那時候有一班鐵腳,總是一起來一起走,玩樂為主從來都沒有誰誰誰要搵食之類,免去很多麻煩。

蘭桂芳對於我來說,有各種痴線回憶。沒化妝著拖鞋直接入場被門口那些短裙排隊少女怒目而視/見了第N次的朋友直到交換了BBM後才發現原來一直都被給假名後狂笑/本來打算喝一杯最後朋友太漂亮一直被請喝酒至打烊/電話被偷傷心一秒後再狂歡到早晨/關店後的PRIVATE PARTY等等,這些都是從前的快樂回憶。

想到英國的我,已經完全收了山。因為在國外喝醉是真的超危險, 隨時會返不到家。

偶爾記起那條長長的斜路,總是會心微笑。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