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16, 2013

生於天橋底。


半年一次約會,這是我在西太后的第二個fashion show。這次我不再在天橋上穿著西裝跑來跑去,而安份的在觀眾席上,用欣賞的角度去看那些走來走去的長腿姐姐。

一年前的我,誤打誤撞成為煙腸,面懞,冒冒失失地過了在倫敦的第一個冬天。再次踏足天橋底,蟬過別枝,春去秋來又一年。感激前上司依舊待我一如挈親,我知道,一年前來英的決定絲毫沒有錯。

也許我是個拋開未來不管跑來英國的任性小孩,但我不是黃偉文,也不是范冰冰,回看今天得來的一切,只覺得值得。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