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29, 2013

10倍奉還,工作教曉我的事。

0 意見
從前,我都是熱血人,曾經為了工作三更半夜還在公司對稿,不是一兩份,是好幾十份。那時份工很低能的:一份EDM,原文和OFFER是英文來自客戶,翻譯是FREELENCE,砌稿和做連結的是外國公司。自似一模一樣的一份EDM,砌稿的人其實看不懂內容是什麼,中間再變出二十多個不一樣的版本。即是,中間的過程有幾百個可能出錯。錯字錯LINE BREAK錯OFFER錯排版錯連結,總之是有幾低能是幾低能。排程分工和一份一份的校對,都是由我們去管理。一個月兩份四國語言,懂與不懂也全部要一份一份埋首苦對。印象中那年做了樹精,打印幾百張面不改容。這,是其中一份AE所經歷的事。

又,有一份工,媽劇停AKA公關兼打雜的我要舞掂全公司上下去搞EVENT。一個開幕典禮,天馬行空的老闆丟下一句,由買紙,印請帖,協調讚助到印BACKDROP,小至CALL舞龍舞獅,自製小禮物和所有RSVP全部由我ONE MAN BAND包辦。那時所有支援都是得一半,老闆永遠不見人,搞製作的永遠不到最後一秒也不現身,還有錢銀永遠到期只找一半的公司,真的,慘過搞結婚。那年,我學會了GET THINGS DONE,也學懂了準備最好但永遠要有357手準備。

現在,脫離了他媽的劇停,我在英國是位賣笑容的專櫃姐姐。 我,只需要對自己負責。用了些心神,把自己成為每一個TARGET都要過的人。來搞是搞非的八婆,多到數不清。一直以來禮讓他人,最後發現其實一切都有理說不清,還常常無辜被無禮對待。在一個八婆多的地方,我開始明白對待人事值得學習的一些。尊敬一切待你好的同事,但假如對方是在非出於公司利益與你較勁,就要比他們更快,更狠的落手。熱誠,是無用的,爭取應得的發聲權才是重要。

我給自己時間,這一年,我一定要跑贏所有人。

星期五, 8月 23, 2013

把WHATSAPP洗去。

0 意見
其實把香港的號碼停掉差不多兩個多月了。

明知道要把WHATSAPP也轉掉,一直提不起勁,日子久了像沒有件事一樣如常傳照片說無聊話。這天突然心血來潮,按了幾個鍵,就轉到英國號碼了。

我其實好喜歡自己從前的香港號碼的。只是每次回香港,都一大堆COLD CALL,付了月費又不用很浪費。剛好媽媽想上WHATSAPP,總不能把號碼直接給她吧?開了個新電話號碼給她,自己的號碼就要還給電訊公司。

多年前,我的第一部NOKIA 8250,到很多部日系機,到PDA PHONE,再到日系機,到IPHONE,都是同一個號碼。

捨不得,真的。一個電話號碼跟了我十幾年,總覺得那是自己青春的某一部分。

假如地球上沒有了面書,我真的會怕。自己在外國已經有一段日子,人走茶涼,沒有面書表面的讚美與友誼,換號碼時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香港還有沒有朋友。這個6字頭的電話,陪我由沒有朋友,到長大後好友一堆滿了世界,都是那八個數目字。

很多年後,英國變了我的家。十一個數目字的電話號碼,很誇張吧。對於一個沒有LAND LINE的人來說,我更期待自己建立的小世界。定下來,好好過下去。









星期一, 8月 19, 2013

八月裡的流星雨

0 意見
網絡壞了,好多天沒有寫字。

這星期一直最期待的是英仙座流星雨。

對上一 次看流星雨,是十年前的獅子座流星雨。那一年的某個夏天,被傳媒報道吸引的我發誓要許好多個願,大早已約了哥哥在花園看星。可惜不公不造美,到了晚上雲很 多像是要下雨,只可以在雲與雲中間找流星。那時看到的流星在天空中滑過,慢慢的流動著已經覺得很美。又,那年的我中二,大概是許了希望暗戀 的同班男同學會留意到我云云。當然,最後是沒有靈驗啦。只是,那個記憶中有從前的大屋,有白色的沙灘椅,這些早已經變成回憶的一部份。

時間永遠過得那麼快,沒有意料到十多年後的我已經來到了英國。比起從前的青澀,像已經歷了太多,暗戀這個名詞早已經變得很陌生。

難得是這次的天氣好得沒話說,大晴天,天空沒有半點雲。我倚在露台,好奇探了半個身出去找流星。定定神還沒有集中就看見一顆流星以光速劃過半邊天際,像火柴 一樣擦亮了天空,快得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消失。耳機傳來了十年前聽的王菲的《紅豆》,一邊聽又一邊等下一顆星星劃過。那個晚上,在思索想到底許下什麼願望,才意識到對於自己當下是滿意的,心境總算回到了正常的水平線以上,在倫敦總算平靜安穩。

假如真的有願望可以實現的話,我只想那個曾經叫我萬劫不復的他一切安好。

關 於那個他,我選擇了盡量不想起,或是扮作記不起。肉身會行會走會笑,這是我這一年來努力的功課。我訕笑自己還是想把願望留給一個傷害過自己的人,我的善良或無知,他大概永遠不會知曉,也不再重要。很多人一而再再而三說我變得極端地保護自己,我同意。因為曾經差一點痛得失去知覺的我,會知道現在像正常人的自己是那麼的難得。


我在彼岸,只想他還在。

星期五, 8月 02, 2013

總是在吵架中過去的7月。

0 意見
夏天(英國竟然有?)轉眼過完了一半,7月是個大吵大鬧的月份。

先是工作,在新地方被眼紅的同事搞了一場腥風血雨後,我依然是7月之星。沒有外援沒有大客幫助還要被孤立的情況下,我跑下了最佳的業績贏到開巷。我要告訴所有人,我有的是勤力和應有的服務態度,那條TOUCH到所有TARGET的數,跑到氣到咳(又,這只是單純一個意氣之爭,我們公司是沒有分紅的),妖。

事情,是這樣的。話說因為樓上有同事離職,我被調到了新部門,職位是半職跑數半職文職的筍位,由我原來的經理推薦。從前在新部門訓練過兩週,運氣不錯的我拿下了極佳的表現,所以大老闆和新地方的經理二話不說便點頭答應,而我接到通知幾天後就被調了上去。誰知一星期後,樓上有位同事突然冒出來要跟我搶新職位,更以死(走)想逼。WELL,那同事出了名的懶,常常躺在辦公室嘆冷氣看雜誌,靠著人脈和年資抱住了很多大客,大家都買佢怕。我無意樹敵,爭來爭去,我只覺得無聊。但她像是找到了要針對的人一樣,講說話語氣差到極點。除了BITCHY,我想不到更貼切的形容詞。

職已調,新部門的經理既又不想得失她又不肯放走我, 最後不知道是誰的痴線主意由二人共同分擔職務。由於她懶,即是﹣﹣我要善後兼做所有文書,她,又是UN UN 等著腳去領功。除了嬲,被焗住做落去的感覺強烈。 我想上位嗎?不。我並不是低能到想留下來陪她玩遊戲。真的,有時候真的想說,雖然不敢說自己是受過高高等教育所以便聰明些,唉但我們智商和做人相處世都不是在同一個LEVEL上的。此時此刻和她比IQ沒有用,比BITCHY也沒有用。眼紅的人繼續用她的手段打壓,往後的日子也應該不易過。

硬頸的我會用行動證明,我會比她更成功,因為我努力用自己的勞力去跑。講來講去,都是為啖氣。

﹣﹣﹣﹣﹣﹣﹣﹣﹣﹣﹣﹣﹣﹣﹣﹣

第二件事,氣到頂住條氣幾天。

上星期和朋友去都柏林玩三天,去旅行果然是絕交的時間。下篇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