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13

我愛媽媽


小時候的媽媽,我不太喜歡。

那時候的她,常常罵,也常常打。永遠責罵我成績不夠好,不好好彈琴或是近視加深太快。很記得有次出手太重,第二天她於心有愧帶了我去買衣服。那時候的她,重心永遠在外公上,不太理我,一開口也只是責備的語氣。後來上了中學更誇張,沒有時間管我但總有些怪理論不讓我參與一切有“危險”的活動,包括去海灘燒烤,中秋節和同學出去等等,試過半夜責罵一杯水淋下來。我小時候對她多半只有怨恨。

長大的過程,與家人總是對立。因為管教嚴成這樣,我沒有太多學壞,倒也不怎麼乖就是了。

自從外公走了,爸爸都走了以後,媽媽生活的重心變成了子女。我,因為小時候沒有機會去街,大了以後幾乎晚晚外出見朋友即使在香港也很少回家吃飯。但唯一不變的是家裡永遠有切好的水果,星期天也一定有煲老火湯在廚房。有時與她相處,覺得她明顯老了許多,已經像是一個呀婆的姿態。我沒有忘記二十年前是她教我用的提款機,到現在她已經不知道怎樣操作。教她玩WHATSAPP,真想殺了自己。我那死人態度,只有不耐煩。

那麼多年來,從來沒有打扮過自己。她是典型的默默付出形,對自己的衣食住行很基層,卻希望我可以有機會出國留學。在她的人生裡,沒有享樂,只有“怎樣令身邊的人生活得更好”。給她一部電視,已經是人生最大的娛樂。在她出生的年代裡,捱過窮經歷過戰爭文革,早已沒有“生活質素”這個概念,也沒有要買華衣或錦食的例外。一直緊張的,只是子女在外國是否過得好。

常常會想,自己擁有的,都是她一手捱出來的。我,只是坐享其成。我的人生有接受西方高等教育我機會,可以拋下一切來英國打風流工過那中產質素的低薪生活,沒有她的無私奉獻根本不可能。聽過很多問子女拿家用的例子,我只有倖倖然。因為她只是會說:不如你留返來自己用。又會不停說其實想我買些體面的衣服云云。那時候我剛來英國,她每個星期都問我錢夠不夠,說起那個手袋減價,她一定會說:媽咪買比你啦。

那天在香港與她逛街,她說從來沒有在半島喝過下午茶,馬上慚愧到極點。我是出了名的愛吃喝玩樂,沒有少吃過一餐英式下午茶。 我過的是中產生活,她過的是基層需要,我還是人來的嗎?才發覺,自己真的少愛了她。自己之所以文明西化,都只因為她付出了全部讓我去見識世界。

我是衰女包,真的。但其實我是很愛你的嗚嗚。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