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13

送你一個笑容 :)


曾經說過,工作是我極度憎恨的社會制度,到底邊個發明了返工,又邊_個發明了OT?

從前是唸工商管理的,混了三幾年他媽的劇停,一直都懷疑自己是否典型的八十後一直要換工作才安心。那時候轉了幾份工,對阿姐的印象是:沒有男友/沒有生活/埋首工作/未到四十更年期。其中一位阿姐曾說:「你真係好唔小心囉做野!」我一頭冒水之際她拋下了一句說話:「你岩岩行開我個位時無拍埋張凳,有無搞錯呀咁唔小心」我:「............?!」

到自己做人阿姐時,才意會到自己都基於辦公室政治考慮,也不得不MEAN起來。我不喜歡媽劇停,不喜歡對稿,不喜歡ACCOUNT SERVICING,不喜歡跟一個長期姨媽到的經理,也不喜歡在這個行業每個人都有壓力未解決粗口橫非句句刻薄。我很討厭每個DECISION都要問一餐再改來改去,也很怕長時間在上司眼底下工作要看人面色做人。最憎是下班後工作一直跟著你直到永遠,那時候有一部黑莓手機,常常三更半夜在回電郵,又或是假期後有幾百封電郵在等你。

那時候很喜歡問自己一個問題:當你看著阿姐時,你幾年後想不想變成她們? 可能有三幾萬人工,但變成MEAN BITCH加十年OT,這樣的代價到底要不要。

後來突然來了英國,變回了學生,再回香港找工作後氣餒後再回到了倫敦,到做煙腸再找工作直至現在立了心轉行做零售,來來回回多年才發現自己一直入錯行。

原來我,唸了這XXXX麼多書,受過高高等教育,還是喜歡當一位百貨店姐姐。

自然,受氣是必然的,企足八小時,跑數也是日常生活。偶爾也會覺得委屈大罵客人的不是,但同事間說說無聊話笑笑也就沒事了。反正呼喝你的客人多半都不會再見,經理又不會時刻盯著你,大部分時間是按自己的準則去工作。每天上班掛起業務式笑容,下班做回自己又一天。原來,這個世界有工是不用OT的。當然輪更是必然的,週末出去玩是沒有我份的了。但開心在,下了班是真的可以關掉腦袋完全不用想工作的事情。

又,零售是一個出賣自己性格和外表的行業,而自己又竟然可以完全賣笑當吃生菜。向上爬,管理一家店或是一小團隊也其實不難學,經理們的架構也是正常運作沒有少了誰不行,慢慢下來發現這其實是一份理想的工作,薪水也過得去。至少,我不討厭上班。

曾經放棄了當空姐的機會,一直後悔。但真的,我完全是一塊這類型工種的材料,好認真。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