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1, 2013

去到哪裡會有五分鐘旅途


回來了,花了一天時間才搞懂此時此刻自己身在何方。

肉身回到倫敦,夢裡卻依然遺留了在香港。以為起來會有媽媽切好的生果安好的放在雪櫃中等我醒來吃一口,下一秒馬上意會時空不對。嗯,還好昨日已在超市入好貨,有大大盒車厘子和蜜瓜在等我。

這次的長假,不停地重複幾十次細說近半年所發生的人和事,交談的過程中我的目的清晰簡單,希望挽回自己的面子,其實還在倫敦尚算混得不錯云云。關於工作,我時刻提醒自己,早已沒有回去的退路。這兩年時間我必須要留在英國腳踏實地,以後才有能力養活自己。

喜歡自己在香港擁有的朋友,他們早已是我不動資產的一部分。年月過去,在人走茶涼的世界,我慶幸還有他們會一直在我身邊。一早已承認,自己是個百分百的ATTENTION SEEKER,我要很多很多愛和支持才可以維持自己作為一個人生活的動力。在英國必須要學懂獨立,硬淨做事情說一不二;在香港我慣性依賴,可以把心情丟給朋友放空。與一眾好友談生活,談人生,談情感,我稱之為營養對話。在往來對話間不停自我思考,認識,否定,了解再REASSURE,重新整體自己的思緒。意會到自己忽略了哪些細節需要FINE TUNE,也更清楚下一步自己想要什麼。

有那麼一個想法不如留在香港,然後便了無牽掛。忙碌的生活,錫我的朋友,無私愛我的家人,由得我黏著的男友,統統垂手可得只差工作絲毫沒有頭緒,但其實要老老實實找一份比現在好的也應該不會太難。的確,我在英國所擁有的依然是很BASIC,一個簡單的小房間,迷你還有待了解的朋友圈,一份別人看起來微不足道的工作,但這些都是自己前半年一手一腳建立起來的。假如半年前留了下來,一定又只會後悔自己沒有勇氣走出去。

上飛機的一剎,依依不捨,拼了命的在玩手機。 下了機,坐那會令人瘋了的PICADILLY LINE由東邊一站一站叮到西邊,沒有意識地轉車走路回家再用最短時間辦了一天的事。WELL,暫時這裡才是我的家對嗎。

相隔十二小時平行時空中的兩個地方,其實不必取捨,半年前我一早已選好。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