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7, 2013

So far so long - time no see


那天真的做了一樣很瘋狂的事,下班拖著行李箱跑了去機場,十一個鐘以後我出現在香港國際機場。

有工做有租交還儲了點點零用給媽媽,我才有面目回家。從來也知道與家人相處,特別是媽媽都不用多客套,但這次是自己第一次拿回家的小零用,肉痛但也痛得心甘命抵。

回來,忙得比上班還要誇張。平均一日走三場的時候又出現了,還有好一大堆朋友想見面。我記掛著每一位不同年代認識的大家,有他們才有今日的自己。與阿祖閒話家常,又說起了從前我們長大的日子,曾經四人並肩的友誼,依然是每次都要“歌頌”一番的話題。我與阿祖,算是過了十年還依然如故的友,也難得這十年大家一直向前才維繫到的友誼(OK 我輸左)。看到那一條刀疤,肅然起敬。瘦剩一排骨的他,背後是一位有為青年把健康肝臟分一半給爸爸的感人故事。我離開香港後所發生的事,對他來說是勇氣和活著的証明。

又,開始陸續見了其他朋友,忙得很。卻又依然慶幸每次回來,朋友間的愛護和包容依然沒有變過。好幾位女友們,都大叫很掛念自己要馬上見面云云,還不忘幫我約飯局。我很幸運,長大了後,會照顧我的女性朋友變得愈來愈多,好些從前大學時我照顧的,今天變成了她們關照我。好明顯在世人眼中,我依然任性長不大,嘻嘻。

回來,覺得自己絲毫不FIT IN 香港文化,看到地鐵的廣告完全看不懂,那些很潮的中文字我完全無解。 香港人很多,假日的銅鑼灣像是被淪陷了一樣。雖說是放假,但一回來就馬上覺得壓力大得窒息。被問了廿九幾次為何不是用最新形號的手機,被問了十萬次何以不學以致用好好回流打份工。我啞口無言兼想問十萬個為什麼,WELL,IT IS A PERSONAL CHOICE。曾經我都是很ADMIRE這些主流價值觀的一員,追手機追科技追名牌,時刻要和別人比較分輸贏。嗯,只可以說現在自已早已不在乎這些,嗯,不過其實還是想換電話的(!)

未來兩星期天氣要好啊,我還未去海灘嗚嗚。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