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8, 2013

我愛倫敦

0 意見

被翠如BB粉絲門在面書洗版,才知道TVB在播節目《走過浮華大地》做英法特輯。黃翠如和洪永城,有線年代已在看了。比坐在吉連普車中當去了危險中東,我更喜歡二人無聊的打情罵悄。

港人眼中的倫敦,只有大笨鐘,TOWER BRIDGE和倫敦眼,好多年前我第一次來旅遊,也做過如此的一日遊。 看罷第二集連SATCCHI GALLERY都去了,我有點點意外。那裡並不是香港人的旅遊點,沒有名店之餘也沒有嘩嘩聲的歷史地標。連我上次去SATCCHI GALLERY,也是因為工作關係幫西太后搞AW13 RED LABLE SHOW。節目的資料搜集以港式旅遊節目來說算是很地道了。

倫敦比起巴黎和羅馬,對於旅客來說的吸引力不大。以前總是覺得因為這裡的人都講英文,少了意法風情加你聽不明白的外星文,感覺更EXOTIC更像在歐洲。也許英國人又出名冷漠對旅客不聞不問,很少會遇到熱情的英國人肯坐下來和你聊天。到後來在這裡生活久了才終於明白,其實重點在於在倫敦大部分人都並非來自英國。

倫敦本來就是一個文化大熔爐,加上近年歐洲經濟差,面臨破產的歐盟國人都跑到英國來找工作。加上被遊客,中國和印度留學生佔領,走在倫敦看到一張英國臉已經不易。即使這樣,生活在這裡的我還是會被這個前朝(?)首都所感動。倫敦不是最吸引的歐遊點,但在這裡定居卻是無比舒服,沒有香港的忙碌,也沒有歐洲的散漫,冷冰冰卻自成一角。無論是每天起來上班趕的每一班地鐵,或是每份薪水被扣去交那TMD高的稅,都會不停提醒你是屬於這個地方的一份子,令我再一次喜歡留在英國,也喜歡留在倫敦。

做了倫敦人差不多快半年了。此刻的我,住在泰晤士河旁的小公寓,享受著一年前曼城所沒有的春天。倫敦,其實很好住的。



星期六, 4月 13, 2013

亦舒筆下的女主角

0 意見
由小學第一本朝花夕搭開始,我看亦書十多年了。

受她影響,行文流暢,高考寫作甲等。

訝異亦婆婆經過了幾十年還在寫,題材與時並進一點也不過時,筆下的女主角活脫生於九零後卻絕不失禮。看過了二百本作品後,我說,亦舒筆下的女角,都冷靜過了頭。

亦婆婆筆下的女生,都是一個樣式。樣貌美麗脫俗而不自知,懂事成熟世故,有氣質大方得體。她們精通電腦,辦事能力佳,靠自己的智慧獲上司賞析得到高薪厚職。自己租一套公寓,娘家永遠有廚子傭人侍候,家底甚

她們不喜歡交際,只愛穿素淨的衣服。冷眼看身邊的一切,事不關己遠離是非。在她們眼中世上一切都庸俗,單身多年卻能自理得很好。寂寥,是很多筆下的影子。還好看上她們的男生,都仿佛驚為天人馬上為之傾心,默默付出並急不及待要把她們娶回家。前提是又叻又有家底又(自己唔知自己)靚,女主角多半心頭高。亦婆婆是舊式人,女角和男角大多保持朋友關係直至小說完畢。男角無論亦婆婆如何描述,其實都只是閒角。要代入的,是女主角那心路歷程。女主角小說中的生活,可以很戲劇化,題材不限,但離不開失戀,家道中落,失婚,穿越時空等等。前提,是,咳,AGAIN ,又叻又有家底又(自己唔知自己)靚的現代女性,當然是可以是很冷靜地一一化解,理智冷靜地選擇人生。

這些,都是氣質港女的童畫故事。實情是這年頭生活迫人,要講氣質是何等難?接近地球一點點,我們看到連明星都不過是平凡人,膚淺的是一切生活在大城市的人。又叻又有家底又(自己唔知自己)靚,再遇到又有錢又有內涵的男人,我羨慕,但這真的不是現實喔。

作為女生,誰不想擁有一點點亦舒女孩的特質。亦婆婆寫的是她一套現代女性自強的價值觀,思維有些倔強,也有些無名火。在維基找她的歷史(?),才知道她中學已經開始寫,也經歷了好些當年很威的事,留學,閃婚離婚,做記者,公關,新聞官,好精彩的人生。又竟然,她在何東畢業(我第一間中學),也在英國曼徹斯特留學。嘿。

許多人問我,最喜歡亦舒那本作品,答案是﹣內容我一本都不記得。她寫好幾百本書,內容如出一徹,看的過程是享受,但過目即忘。比較深刻的,是某個短篇,說有一個女人天生有一張哭臉,跑去了做了一個假笑容,因為“伸手不打笑面人”。

﹣﹣我每天上班前,望鏡,都會自己對自己說一次。





星期二, 4月 09, 2013

從何時開始,大家已經不再相信愛情?

0 意見
好些年,朋友間都說:我只想現在的男/女友可以像從前拍拖一樣單純地在一起。

這幾年,人大了,世面見多了,慢慢發覺愛情是這世代的奢侈品。難遇見,找不著,即使得到了也隨時消失。

關於愛情的定義,我嘗試解釋。

愛情是兩個人互相吸引的火花,當中沒有條件,沒有利害。

有拖拍的,不代表當中擁有愛情。有沒有常常聽到別人抱怨說自己的男友不夠愛她,或是關係已轉淡變成家人?在愛情本質上看來,也許曾經有過,但愛情已經死亡。吊著鹽水的,是一堆愛情產生的副產品,也許是一個家庭的形態,又或是一對情侶的框架與義務。

找愛情的,也未必真的在找愛情。許多人在找的,是一張飯票,一份工作,一個身份,一個生仔機器。

回歸愛情的本質,只可以慨嘆一句:可遇不可求。你,還會相信這個世界有愛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