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02, 2013

13年,來了。


13年,在倫敦眼下的煙花,開始了。

這個2013 的開始,有太多變數。依然沒法想像一個月後的今天會遇見什麼,會在那裡安頓下來,我的身份又是誰。

剛來倫敦時人生路不熟,住的地方很遠,區份也麻麻。那時選它的原因,是因為只有這裡有自己的空間,一間小部屋住下來是真的很舒適。直至到土星公司實習後,受不了每天上班通勤三小時(上水到淺水灣的距離),車費貴得嚇人(一週四十多鎊,一月份還加價),所以一個月前決定了搬家。一個月下來,找來找去也還沒有遇上百份百合適的新家。不是房東像是很等錢洗押金要求一大堆,就是房間很糟糕。土星公司位於在尊貴地段,著名的車路士區,你說有多貴!在附近市區找稍為似樣的房間,都貴得離譜。在網上看到不貴的,去到睇屋多數也住代表不下去。房間破爛早已司空見慣不意外,但這天看的房間竟然聞到大麻味就實在是過份。

在倫敦生活的距離,真像香港。要大一點,就要到機場附近或是新界北。要住市區,除了劏房已別無選擇。每每與的現在舒服的STUDIO比,心裡就一沉。找地方落腳,真的像買六合彩。

聘書經過了兩個月,是有了。要說算是正正式式的長工,只有H雜貨店的專櫃小姐。半年前後,從雜貨店S到雜貨店H,年薪多了五百英鎊,加來加去還是去不到倫敦白領的水準。要養活自己不成問題,但又輪迴到那個價錢觀問題,到底讀了那麼多書是賣還是不賣?而我的青春值多少(還剩下多少)?

又,偶然機會下得到了到德國的機會。同樣,又是實習生,未知道人工那時好興奮,希望可以去得成,但最後過關後才知該公司付的“學習費”只夠租金,要生存又多半要貼些錢養活自己。德國於我是個陌生的地方,我不諳德語,要再適應還要貼錢,要過自己的心理關口談何容易呢。歐洲勞動市場瀰漫著的實習生風氣,果然是公司用來剝削員工的大好機會,唉。

在土星公司燒銀紙,我不能說它沒幫助。也身體力行得到了在英國公司做妹仔的滋味。上了個多月班,只覺得煙腸於西太后只是無數個宮女,人走了馬上有新的上場,想留下來也不易。假如你看土星公司上一年的利潤,少得嚇人。一家著名品牌,全年!是全年利潤只有四十多萬英鎊。可能西太后出幾百萬年薪,不過這公司的人頭何以要以幾十名煙腸幫補也不是沒有原因。

德國的去留,成了我這幾個星期停步在裹足不前的原因。一早就退了房子打算另覓近一些的市區長租,但一收到OFFER又不敢輕舉妄動,只好一邊嘗試和德國那邊討論講價的可能性,一邊找些短租。距離要搬家的日子只剩下幾天,似有還無的工作,還未找到的家,13 年才剛開始的我,又有點壓力。

我說過,我不怕轉變。回來時候的決心是以做到最多難忘事和抓住最多機會為最大目標。這個星期,應該都會塵埃落定了。還有幾小時又要上班的我,已做好心理建設接受新一年和每一件事。我會努力做好,勇気を出してね。

1 意見:

maban 提到...

hi, nice to meet y... i can't stop myself but really to show here as a support for u.
y are so .............brave. just go ahead with y thought is right..
cheer up.... there are so many small protato (middle HK gals) here stand with u... q(*v^)p
maban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