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15, 2013

年關難過年年過。

0 意見
這週所發生的一切,都來不及反應。

事情,就順水推舟來到了週末。是這樣的:

星期天,終於要搬出上水,來到了新的地方,近是離公司近,但房間真的好冷。那個八婆房東不開暖氣,洗完的衣服因為又冷又潮濕根本乾不了。但本來,我也只打算租兩星期,等到德國簽証下來便閃。一心以為很計劃完美。
 
星期一,在土是公司準備入職以來第一個啡唇酥,在新聞部(另一個辦公室)的一天工作下來,同事之間的不合作,令我氣得差點想拍檯走人。問題是,我不能表現出來,即使是對著工作能力比你差十陪的同事,因為我只是煙腸,只能被點來點去。

星期二,啡唇酥如願以償大成功,搞了一個中形EVENT的感覺真的很好。啡 唇界的光環,閃光燈下的天橋是吸引的。當每次被介紹“我是XX的助手”時,被別人投了一個羨慕的眼神,都會覺得好威。那晚喝了點香檳和老細攤了牌,我毫不 意外他其實對我算十分滿意。大佬,我又不是真的煙腸,好歹也混了三幾年工作經驗,有好多事學習比同期快很多。老細也說了,土星公司的人工是出奇的低,比我 在名店打工少一半,他肯請,但人工只付最低工資。連他,也說工作了五年,人工也不過兩萬一年﹣﹣在倫敦他的職位,正常應該三萬五或更多。由那時起,就決定 了去德國。

星期三,發生了一件離奇事。 房東本來睡客廳,因為好實在太等錢使,竟然把廳租了給一個陌生男人。重點是,門和廁所都是沒有鎖的,那個包租婆竟然自己搬走了!我一怒之下,衝口而出馬上搬走,要她退回錢給我。其實不是人身安全問題最重要,啖氣才是我最啃唔落,給中東人欺負是真的好鬼嬲!

星期四,德國來電,開始搞簽証才知道情況可大可小,快則一日,慢則四至六星期。十個灰。

星期五,還未找到屋住,有某個場合認識到的港女,面書說介紹一間給我。又說其實她家也OK,實牙實齒說可以如果第一間不OK也可以馬上租她家給我。她家很便宜,但遠到HIHI (大概寶琳位)。自己上網看了一間近一點的,因為我又不知道何時會去德國,那玩死人的四至六星期只能短租,所以那間那晚就火速給別人租走了。
 
星期六, 再看多一間屋,又是有男人訓廳門不能鎖,超氣餒。(又,誰說香港的劏房問題嚴重??)回 頭問那港女說第一間屋主不肯短租,我就決定搬去那遠到HIHI的。怎知道那個女生竟然說要再問,下午一點才回原來她家也不行,不問還不給答覆只是在面書回 了幾句。那一刻我真的呆了,嘴也不是普通的O,星期天我要搬+天文台又說會下雪=我是真的會訓街呀!那天下午,才急急地再找屋,到處打電話問人,又上網 找,到晚上7點才跑到東倫敦睇屋,勉強貴點也算了總算不用訓街。

星期天,有兩位朋友幫忙,總算搬了家。我累到六點便倒頭大睡。起來已經星期一。

這星期,來到了煙腸的尾聲,我知道我捨不得,但假如要貼錢返工,是真的好傻啊。 何時,才會有比較明確的去向呢,唉。

星期三, 1月 09, 2013

忘記問你是誰,你是誰,你是誰。

1 意見
懂得以上歌詞的,好想知有誰。

有時會好奇在看這個部落格的人到底是何許人。只是我從來寫字都不會貼在面書,這小小的一萬八千八百二十六個瀏覽次數,當中到底有誰?

比起很多寫字的人,我只是個小小的中女在寫這幾年發生過的事,沒有目的地寫下去。記低的片段,都是些生活上的零碎好讓自己記下的當中的過程和質感。善忘的我,假如不一日感覺馬上寫下來,過幾日再也寫不出來。所以可想而知,大半我在打字的時間都在深夜,又多數在失眠。這次也不例外。多愁善感,也許是真的改不了。

會想問肯讀我發噏瘋的人當中,大家都不會嫌棄我的寫作時大部份都是心情欠佳嗎?我又不寫食評,記下的都是心情不好的憑証。假如有幾千個人留心聽過我訢無謂的苦,其實的應該快樂起來才對得起大眾。

HI, 你好嗎?


星期三, 1月 02, 2013

13年,來了。

1 意見
13年,在倫敦眼下的煙花,開始了。

這個2013 的開始,有太多變數。依然沒法想像一個月後的今天會遇見什麼,會在那裡安頓下來,我的身份又是誰。

剛來倫敦時人生路不熟,住的地方很遠,區份也麻麻。那時選它的原因,是因為只有這裡有自己的空間,一間小部屋住下來是真的很舒適。直至到土星公司實習後,受不了每天上班通勤三小時(上水到淺水灣的距離),車費貴得嚇人(一週四十多鎊,一月份還加價),所以一個月前決定了搬家。一個月下來,找來找去也還沒有遇上百份百合適的新家。不是房東像是很等錢洗押金要求一大堆,就是房間很糟糕。土星公司位於在尊貴地段,著名的車路士區,你說有多貴!在附近市區找稍為似樣的房間,都貴得離譜。在網上看到不貴的,去到睇屋多數也住代表不下去。房間破爛早已司空見慣不意外,但這天看的房間竟然聞到大麻味就實在是過份。

在倫敦生活的距離,真像香港。要大一點,就要到機場附近或是新界北。要住市區,除了劏房已別無選擇。每每與的現在舒服的STUDIO比,心裡就一沉。找地方落腳,真的像買六合彩。

聘書經過了兩個月,是有了。要說算是正正式式的長工,只有H雜貨店的專櫃小姐。半年前後,從雜貨店S到雜貨店H,年薪多了五百英鎊,加來加去還是去不到倫敦白領的水準。要養活自己不成問題,但又輪迴到那個價錢觀問題,到底讀了那麼多書是賣還是不賣?而我的青春值多少(還剩下多少)?

又,偶然機會下得到了到德國的機會。同樣,又是實習生,未知道人工那時好興奮,希望可以去得成,但最後過關後才知該公司付的“學習費”只夠租金,要生存又多半要貼些錢養活自己。德國於我是個陌生的地方,我不諳德語,要再適應還要貼錢,要過自己的心理關口談何容易呢。歐洲勞動市場瀰漫著的實習生風氣,果然是公司用來剝削員工的大好機會,唉。

在土星公司燒銀紙,我不能說它沒幫助。也身體力行得到了在英國公司做妹仔的滋味。上了個多月班,只覺得煙腸於西太后只是無數個宮女,人走了馬上有新的上場,想留下來也不易。假如你看土星公司上一年的利潤,少得嚇人。一家著名品牌,全年!是全年利潤只有四十多萬英鎊。可能西太后出幾百萬年薪,不過這公司的人頭何以要以幾十名煙腸幫補也不是沒有原因。

德國的去留,成了我這幾個星期停步在裹足不前的原因。一早就退了房子打算另覓近一些的市區長租,但一收到OFFER又不敢輕舉妄動,只好一邊嘗試和德國那邊討論講價的可能性,一邊找些短租。距離要搬家的日子只剩下幾天,似有還無的工作,還未找到的家,13 年才剛開始的我,又有點壓力。

我說過,我不怕轉變。回來時候的決心是以做到最多難忘事和抓住最多機會為最大目標。這個星期,應該都會塵埃落定了。還有幾小時又要上班的我,已做好心理建設接受新一年和每一件事。我會努力做好,勇気を出して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