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6, 2012

フリーター (FREETER)


假如有一天香港這個社會和金錢上容許我做FREETER (日語フリーター,即散工王)的話,我一定追隨這個生活模式。

因為我的而且確是這個社會所生出來的問題中年。

我,真的好憎返工。

事緣,我在土星公司(原來木星是沒有環的,搞錯了)上班當煙腸,來到了開始做事情的時候。投閒置散在英國做慣零售姐姐和勸奮學生妹的我,一年後再一次接觸辦公室文化的自己,明顯水土不服。

大公司(?),架構多,程序多,人多對口多。而我做人妹仔的當然責無旁貸,單單是一個天橋要填的表格超過三十份,預算的EXCEL欄有六十分多項。誰是誰什麼是什麼完全分不清,加上辦事能力早已生了銹,幾天下來頭頂出煙雙眼快盲了。

公司的電話聲,電腦內的SERVER,彩色打印機,已自動打開的OUTLOOK,都是辦公室內的預設場景模式。無數項都還未知來龍去脈就要拿起手做的清單,叫我想起很多年以前我已經是同一個角色。這個大打雜,已做了太多次。在一個大機構裡面的一粒小零件,老細一聲令下便要仆到去做。而老細們啊,又總是腌尖聲悶喜歡雞蛋裡單挑骨頭,難伺候是一定的。你希望自己話頭醒尾有能力發揮,實情是儘量少瀨嘢少錯少已經是萬幸。做過那麼多份工的我當然明白,世間上沒有那份工是不用低聲下氣去服侍別人。

朋友說我不應那麼容易放棄,又總是在抱怨。對,我的確是這樣的人。事業心於的來說,是零。成功例子背後所付出的努力和勞力,沒有恆心是做不到的。要改變自己對於生活的態度,不是沒有可能,原動力只因要交租,要生活,沒有放棄的權利。

我理想的生活模式,是選擇做一百份散工,然後出一本書,叫《八十後漫游職場人生路》。假如,我現在還是十八廿二。

向現實低頭,需要的是勇氣。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