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6, 2012

フリーター (FREETER)

0 意見
假如有一天香港這個社會和金錢上容許我做FREETER (日語フリーター,即散工王)的話,我一定追隨這個生活模式。

因為我的而且確是這個社會所生出來的問題中年。

我,真的好憎返工。

事緣,我在土星公司(原來木星是沒有環的,搞錯了)上班當煙腸,來到了開始做事情的時候。投閒置散在英國做慣零售姐姐和勸奮學生妹的我,一年後再一次接觸辦公室文化的自己,明顯水土不服。

大公司(?),架構多,程序多,人多對口多。而我做人妹仔的當然責無旁貸,單單是一個天橋要填的表格超過三十份,預算的EXCEL欄有六十分多項。誰是誰什麼是什麼完全分不清,加上辦事能力早已生了銹,幾天下來頭頂出煙雙眼快盲了。

公司的電話聲,電腦內的SERVER,彩色打印機,已自動打開的OUTLOOK,都是辦公室內的預設場景模式。無數項都還未知來龍去脈就要拿起手做的清單,叫我想起很多年以前我已經是同一個角色。這個大打雜,已做了太多次。在一個大機構裡面的一粒小零件,老細一聲令下便要仆到去做。而老細們啊,又總是腌尖聲悶喜歡雞蛋裡單挑骨頭,難伺候是一定的。你希望自己話頭醒尾有能力發揮,實情是儘量少瀨嘢少錯少已經是萬幸。做過那麼多份工的我當然明白,世間上沒有那份工是不用低聲下氣去服侍別人。

朋友說我不應那麼容易放棄,又總是在抱怨。對,我的確是這樣的人。事業心於的來說,是零。成功例子背後所付出的努力和勞力,沒有恆心是做不到的。要改變自己對於生活的態度,不是沒有可能,原動力只因要交租,要生活,沒有放棄的權利。

我理想的生活模式,是選擇做一百份散工,然後出一本書,叫《八十後漫游職場人生路》。假如,我現在還是十八廿二。

向現實低頭,需要的是勇氣。

星期四, 11月 22, 2012

怯。

2 意見
我來到英國後有個記錄,是面試以後實請的機會是100﹪。

即是說,只要佢肯給我面試機會,便是成功的一大步。但問題是在英國,我獲得面試的工作不外乎SALES,AKA售貨員或是強國人的小姐前小姐後。只差,那是賣手袋還是賣手錶,是H雜貨還是哈S雜貨。

其實所謂強項,只是我操流利的國粵英日語,作為前線,沒有不被請的理由,所以並沒有什麼值得誇口的地方。

試過投很多OFFICE工種的CV,回音是很快便收到拒絕電郵面見免問。英國是個極講求制度的國家,所以各大公司人事部的電郵系統都會絲毫不留情地給你一個免回答覆,告訴你不用浪費心機白等。我一直不認輸,但連藍眼睛人都揸兜的時候,黃皮膚如我,除了做前線好像已經沒有別的路可以行。

也不得不承認,我依然放不下身段在異國賣手袋。

但人總是得一想二的,得不到又心思思想試。

上次從曼城回倫敦的路上,我寫了一封COVER LETTER給西太后,報了土星公司的煙腸。然後,我接到面試的電郵。我思前想後,面試前嫌自己太單調沒有UNIQUE SELLING POINT,深夜用我的麥空氣前以前做過的EVENT剪了一段片,第二天把電腦一併拿去。就這樣,我得到了人生身一份煙腸,嗯,我今年27。

第一天上班,沒見到西太后。

第一次出現在英國的辦公室職場上,汝是活動天橋部門一名妹仔。唉,那麼多年依然擺脫不了妹仔宿命。上司是一名很有自己意見的男出櫃,一來已給我訂下許多喜惡條文,只差在沒有叫我沖咖啡挽鞋去。場內滿場英語法語的環境,一堆不知道如何開始的文件山,和已經訂下日子的三場米蘭倫敦巴黎FW2013 男紅金厘寶天橋花生騷,我除了怯,還是怯。

其實自小時候已經喜愛土星公司。話說那年我16歲做老麥的第一份辛苦錢,買的是她的銀包。身一份送給男友的厚禮,是她的領呔。十年後的今天,我依然發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在她的總部白做煙腸。在這個時空在讀著上一季的內部文件(包括西太后的住宅電話?),排程2013 年的大小活動。

我開始明白,沒有錢幫別人打工的動力,是零。

惡魔已預見,這會是個很地獄的三個月,要貼租貼交通的三個月。內心的不安全感和恐懼,比任何時候都大。 三個月被剝削過後,又是否會有未來呢?

唉。我點解又會無啦啦捲自己入去架?

星期一, 11月 19, 2012

關於寫字,閱讀。

0 意見
已經忘記了是何時開始以寫字來記下生活中的一切。

我是個建忘的人,沒有寫下的感覺我多半會忘得一 乾二淨。從很久以前的Show diary和xanga年代寫的字都是口語化,是活生生的中學生奇趣錄。也開過雅虎和別的網誌平台,最後在這裡生了根。一寫就好幾年。

懂Blogspot會知道,這個平台所聚集的是一羣喜愛閱讀也喜愛寫作的人,文筆大家都有返咁上下功力。有時好怕看到口語化加外星文的文筆。對我來說,那從來都不是中文。無論部落格的題目是什麼,讀他人有水準之作也是一件樂事,每找到一個可讀的網,收進每天閱讀的FEED裡,人便會快樂起來。

感激亦舒的書給了我好文筆,寫得一手好中文字是我不多的技能裡面唯一比較自豪的優點。曾經我也想從事寫作方面的工作。但創作講求創意,要快要狠要準,言簡意賅。我寫字的著眼點是從來都不怎麼訂的,有什麼寫什麼,所以也罷。

希望大家都喜歡。

星期二, 11月 13, 2012

自省(二)。

0 意見
其實我CV中的嚴重結構性問題,我又怎麼會不知道。

我知我知,問題不在於工作能力,但最大的問題是JUMPY,還要無咩特別技能和專業,中間還走了去英國讀書等於GAP了一年。以上,是回港時HEAD HUNT對本人的評價,有時連自己也JUSTIFY不到何以那時每到九個月就有無數個“頂唔順”非走不可的理由。 這樣的一份CV,假如你是老闆真的會請嗎?

有次面試見一份中層,被HR狠狠地連問了三次你點解又轉工,態度一次比一次尖酸(奇在,那HR是位男士)。問了很多次的潛台詞是想叫我認錯;認JUMPY;認自己八十後。對,我CV早已寫得清楚兼有齊上述的事實陳述,但我百份百肯定,並無對唔住貴公司。

底已花,但恨錯早已難返。那種感覺,像出獄後的更新人士要從新面對社會。那一刻,我開始明白何以有人寧願做隱青也不想投身社會工作。我明,我真的明。

我又想知,到底我所謂的不負責任對社會構成了多大影響,而我又有否需要去平權(?)。

有人說,只要我肯,由低做起就可以了。但我人已二八在前,又大拿拿用了真金白銀“買”了個外國大學學位,要和畢業生爭一份工實在需要勇氣,還未計從前大學同學之間的比較。心頭高心頭低,無從拿捏。

因為知道自己從前少不更事留下來的缺陷已難在香港找到中游位置,所以才執意飛回來從新來過。 悻悻然,正是此刻的寫照。


星期日, 11月 11, 2012

斷,片。

0 意見
拍戲才會遇到的情節大多源自生活,很多細節其實每天都在發生。我記性差,這一年來有些無關痛癢但很深刻的片段,有些很無謂,有些很面懞,但記得的都想寫下來。

  1. 上年十月,英國,我看到友人的伴侶拖著別個在街上走過。當時的我腦海一片空白,之後那十分鐘一直遲疑好不好告訴友人。最後我選擇了告訴友人的BEST FRIEND,由他的口中說出來更好。
  2. 聖誕回港,有一次約了人吃午飯已經遲到但身上現錢不夠又趕時間要過海,一直用成人八達通的我買了張學生單程票,誰知一入閘,便馬上給攔住:小姐,查票。我一直 扮聽不到,那檢票員一直追由站頭走到站尾一直叫小姐小姐,隔一會又試著對我講英文:MISS!我馬上想到志明與春嬌中的控煙辦。剛好有地鐵來我跳上去,他 才沒有再追來。那一刻的我自覺樣衰到極點(雖然我本人是學生,咳咳,但是不可以在香港買學生票的)。那次錯誤示範,真的對不起檢票員啊。
  3. 上年四月在布達佩斯,在四野無人的鏈橋(布達佩斯著名景點)附近找路。有人上前搭訕問路,然後突然有自稱是警察的衝出來說懷疑我們在交收毒品。喂喂我幾時變左做毒后陳家碧?
  4. 一直在英國都不敢喝多,因為深夜獨自回家不安全。直到有一次朋友答應會送我回家,才多喝點。誰知朋友只送到宿舍門口,沒送到房間。第二天我才知道自己一直拍了其他房門,找四十三號房。
  5. 之後一星期,我在家搞飯局,朋友帶來一枝酒卻沒有開酒器。於是我和另一名女友拍門問樓下借,誰知開門的人說:你不是上星期才喝醉嗎?又自此我在超市看見他,都超面懞。
  6. 試過寫了一張生日卡給已分開的最愛,一直想丟到他宿舍房門的小郵箱。因為怕他聽到聲音會出來,所以脫掉了鞋子。但其實我從來未打開過小郵箱,關門的時候發出嘭一聲,嚇得我馬上挽鞋走。驚魂未定落了樓,誰知一推門已撞到他本人。
  7. 有位男生為了找我,爬過一層樓高的宿舍欄杆,差點沒跌死。我知道後只懂狂笑。
  8. 在商學院趕論文工作至深夜,肚子總是餓。有次有幾位內地的富二同學在玩啤牌,輸的人負責買宵夜。誰知買回來的,是波士頓龍蝦伊麵!
  9. 上幾星期回港在P肥,深夜兩點幾播到GANGNAM STYLE時大家興起狂跳騎馬舞的時候突然全場開燈,然後警察大叫“差人查牌”。友人說:“妖!比返首GANGNAM STYLE我呀!”
  10. 上星期在地鐵中發呆,回過神來才發現被打了荷包,那時我身無分文,身份証明又被偷,我腦中一直說:死啦,我一蚊都無,又無法証明我是誰,點算?點算?點算?

週末幾句。

0 意見
今天早上無聊,重看了麥茵《前度》。

找回那時候寫下的,我卻忘記了當時是和誰看的戲。

喜歡電影裡的質感和場景,我想女生都會喜歡那些擺設,吊燈和牆壁。幾年前看,和現在重看的感覺不一樣。愛上過若干人後,才會明白有些事物有些人,永遠會是心裡的小傷痕久不久便會隱隱作痛,回憶辰時卯時跳出來把你的思想抽離。又,某些人的習慣,慢慢隨著時日變成自己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想忘記也難。

像周怡,容易投入一段感情,卻沒有辦法留住愛人。前度都對她留戀,但卻不會與她共老。到底要經歷幾多位前度痛哭幾多次,才會遇到與你再也分不開的人呢?跌過哭過了又爬起來重新上路,說服自己再愛下一位,每個人都是這樣經歷很多跌跌撞撞的走過來。

回望一剎才發現,前塵都變成了回憶。愛與愛過的界線,模糊不已。

當你談過很多次戀愛,會化,也會認命。有些人你以為情份很深,一直偏執不肯放開,最後發現原來自己捉錯用神。好記得《十二夜》中,張栢芝尾聲要和陳奕迅分手我片段也是源自一句 “ 我諗我搞錯左!”。小時候看時不明白為甚麼明明她找到愛自己的男人,卻要放棄一段自己一直放不開的關係。長大後會明白,假如不是真的MEANT TO BE,在一起多少次也不會是。

以前不會知道一間屋的重要性。有屬於自己的地方,分手時才不會流落街頭,也不需要淚流滿面的與家人解釋一番。 廿幾歲人,失戀也要好好照顧肉身,才算對得起自己。

星期一, 11月 05, 2012

如明天發現只愛舊懷抱 。

0 意見
回來一週的感想是,我果然是個絲毫沒有紋沒有路的人。做很多決定前都沒有好好想清楚。到回過神來的時候,早已在某個決定的中間失神。

比較深刻的片段,是有一天在倫敦找房子,一整天由東邊到西邊再到北邊,趕頭趕命跑遍了整個倫敦還是找不到合意的小房間。結局是,在黃昏時份在窄小又迫的地鐵中差點焗暈,冷汗流了一身眼中的電視雪花開始冒出來,迷糊間要坐在臭臭的月台上喘息(那種垃圾味,假如你來過倫敦,便會知道我在說什麼)。那次是我第一次體會到一個女人仔原來要出來大城市跑江湖,是真的不容易。以前在英國讀書,一個人在曼城很快便有朋友同學互相照顧,有要上的堂要交的功課要趕的死線。現在,在大倫敦地區找屬於自己的落腳點,沒有家沒有學校沒有人沒有物。找工作,是完全依靠運氣和信念。是要有那麼的渺小的奇蹟,和多大的智慧和忍耐才能跨過去。

原來我,還是沒有考慮清楚背後的辛苦和代價,在什麼都還未開始時已買了機票跑回來。到靜下來又有種無語間蒼天的感覺,誠惶誠恐,用來形容此刻心情最貼切。

回了一次曼城,那感覺彷如隔世。一直覺得和男二可以再走遠多一點,但回頭印証了回憶總是最美好的。 我清楚明白,兩個月前的美好時光和現在已經不一樣。當所有事情變成了理所當然的要走在一起,但死症從來都是在不夠喜歡大家的事實。把戀愛的糖衣表面溶掉後,現實中的底牌其實大家也不過是凡人,有脾氣也會有不耐煩的時候。當然這不是他的錯,只是那時的點滴快樂和真實有落差,相處起來也一點不易。重看離開以前寫下來的感覺,其實道理我一早明白,一切都源自貪心,得一想二。無法拿槍指著他的頭迫他愛我更多,但同樣地我也沒有付出一百分的愛,還要求什麼呢。

又,總是會偶爾閃過從前舊人的回憶。假如他還在生安好,會在地球上的那一個角落找他的快樂,又會否偶爾會記這個有點神經質和強迫症的自己。學校後花園的那張長椅,彷彿有過半年前流過的眼淚水。他從前的神態,說過的話,閉上眼片段便會自動浮出來。這些,都是回香港過後企圖遺忘的過去。重回舊地,潛意識的恐懼襲來,剎那間痛心傷神。令我明白自己一直不肯留在曼城,和當時買張單程機票回港的原因。這次回來落戶倫敦,所有事都洗牌從頭開始,RESET MODE已全開。一切歸零,大概是最好的答案。

曾幾何時說過,假如誰人待我好是用來填補前人留下來的債,我才剛開始收利息。這次,真的要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