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08, 2012

朋友圈。


久不久,都會產掉面書的朋友。

有些人會認為UNFRIEND人很不尊重別人,有如單方面的友誼被分手。但有時我會覺得,本人更新得那麼頻密,夾硬強迫你看我每天發生的事不是更無良嗎?

假如可以由得我任刪的話,很想把所謂的面書朋友減至二百。只是當中的牽絆,刪了又會不會太礙眼種種原因,只可以勉強減掉一部份。

“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和真正認識的又有幾多個。

在整理的同時,會發現一年下來經過了這些人走茶涼後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每刻都在變。也許有些你以往覺得重要的人,慢慢漸行漸遠;偶爾午夜夢迴,總會有些生面口入夢。有些早應該消失的名字,幾番思前想後卻捨不得按下刪除鍵。又有些從前種下來的樹在慢慢發芽,變成一天比一天重要的人。友誼,既脆弱又無常。

但人心肉做,誰不希望身邊的朋友會給你多些溫暖呢。你會慶幸,有些鐵腳十幾年如一,永遠在你需要的時候守候。

我常說,人生是一程漫長的地鐵河。朋友之間,即使識於微時曾一起吃喝玩樂分享過最多的時光,當年月過去,大家追求的不一樣,到站便會頭也不回的離開。做朋友和做男女朋友不一樣,沒有MUTUALLY EXCLUSIVE之爭所以自由度更大,維繫也難。層次情份厚薄的分野,講緣份。日久見人心,慢慢一站一站走下去便會知道緣份是深是淺。有沒有心,其實很重要。

我望了望“朋友”少了差不多一百個,滿意地笑了。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