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17, 2012

沒有南瓜車的灰姑娘


愈來愈覺得自己好像與時代脫節。

首先,自己追求些什麼已經不知道。

生活上有些盲點,有點兩頭唔到岸。這些,企圖與朋友分享,但換來反應冷淡,差點令我想大叫一句:點解無人明白我?

無病呻吟的人是可笑的,但此刻的我需要一些方向。乾脆寫下思緒與自言自語好了。

這是回來後的小感想。

嗯,我依然是個戀愛行先的笨蛋,咩都諗左拍拖先。

但都係講左搵工先。

話說寄了十來份工,得到的回覆是零。重點是,連AGENT也懶得理我。我懷疑到底這是發生什麼事。同期畢業的朋友們,個個都開始發圍,雖不是真的賺大錢,但也差不多做人阿姐阿哥了。我自覺,有點壓力。在外國,我可以容忍自己由頭開始重低做起,但在香港,有比較有競爭,我拿著絲毫不SOLID的兩三年經驗和一張外國名牌大學但其實一街都是沙紙,剎那,只剩下迷茫。

我可以做的,到底還有什麼?我很討厭長時間沒有目的地等,但假如真的要試政府機構,一等,又會是幾個月。那這幾個月的時光,到底又要做什麼,到時TOUCH WOOD考不到,又是要怎樣呢。

路,真的有點不明朗。

說回戀愛。

與朋友二先生,是笑著說再見的。最後的抱抱,沒有哭沒有傷心沒有別離。那麼短的時間,一直心裡有別人的我喜歡他,但沒有愛上他。也怕付出真心後再受一次傷,WHICH,我早已傷不起。和他在一起是中了六合彩般感恩的,他所做的小事拯救了那個差點回不來的我。他,平白救了一條命,任務早已超額完成。

我到底是個明白人,對於外國人HAVE A GOOD TIME的定義我早已是專家。對於明知不屬於你的幸福,要求太多是無理,這個,我一向都是很口不對心地識做和明白事理,從來不爭朝夕,也不過問過去與未來。

偶爾閃過得一想二的念頭,假如,假如可以確定在一起的可能性,我並不介意回英國重新開始。只是我與他,從來都沒有說出口,也好像,並不應該問這個低能問題。情形等同一問了便攤牌把美好回憶打回現實,不想發現原來他的喜歡只不過是如此,更何況心底裡有未放低的那誰,我這樣,好自私。

假如把男二不放入考慮的因素,回不回英國,自然少了一個誘因。回英國的前提是簽證一月份到期,假如在那時候前找不到工作,便要回來,那到時唉,又是重複同一個問題啊。又,假如要回去,也必須一兩個星期內決定,麻煩到我想打人。

無論我在英國,還是在香港,都必須要明白工作不能再三分鐘熱度,不能想辭工便辭工。因為已經沒有了退路。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