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9, 2012

《開關係 OPEN RELATIONSHIP》(含劇情)

0 意見
回來前,一早叫友訂好票。

好像這是我看梁祖堯的第二套舞台劇,上次看已是三幾年前的《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身亡》。其實,沒有配有散光度數隱形眼鏡又買高座便宜門票的我,永遠看不到演員的表情,真正浪費。

《開關係》是《攣到爆》的延伸,我沒有看過《攣到爆》。這次《開關係》沒有中場小息,節奏明快,主線分明表達得宜,好看。

幾個想討論的點。

梁祖堯演的角色KENT WONG,是個怕被約束用盡方法想要同伴接受自己是個不安於份的同性戀者。損人的同時也不確定利不利己,一次又一次重複著去傷害著一個又一個愛自己的人,在背叛和試探中去印證別人對自己的愛與誠。

我愛你不等於我只屬於你,你愛我便要接受我。

坦誠面對慾望和引誘,要所有人把那個不完美的自己合理化,只因為他是萬人迷KENT WONG。他的論點很簡單,正正因為世界上沒有另一個人可以完全可以滿足你所需要,再按你期望的方式去愛你。所以,人需要從不同的人身上取得不一樣的版塊給自己最多的愛,成就了開放式關係的精髓 ﹣願者上釣打死無怨。而你,只不過是云云中被他看上的阿澤和LARRY。所以情愛,忠誠,自由,任性統統都由他話事,由他自導自演既花心又專一的浪子,旁人只是過客來負責點綴如何愛他才恰如其份。直到阿澤(黃又南)說謊對他說自己和他的情人上了床,一向自稱大方的KENT接受不了,只懂講盡傷人的說話。這一切的自私和張狂的來源,由小時候的故事說出他恐懼和缺乏愛所帶來的空虛感。

劇本說,當你愛上一個人,就會一併享受到愛情所附帶痛苦,有多愛有多幸福就怎麼都會有心痛的感覺。在一段開放式關係中,你自以為開明前衛得到一切便會快樂。但扯開了每一份愛情的組件,愛情還可以代表什麼。

像阿DEE企圖說服自己接受妻子偷食,或是阿澤LARRY的無奈三人行,可以維持這樣坦蕩蕩的關係是代表你太愛一個人所以承受不起離開,還是慢慢地在傷害中學懂抽身不再付出愛?也許,當你只是一味單方面想自己想要什麼欠缺什麼,但從來沒有站在伴侶那邊想別人的感受,愛情已慢慢在傷害中消失。

阿澤開始時用盡方法人釘人要求對方一百分忠誠,也許是好多人在頭幾次戀愛時有過的強迫症。但在做了三幾十年人以後,是愛還是佔有,黑和白的之間界線又是否可以一筆劃分。又如LARRY安安份份的做人第三者,條件講好不競爭甚至與阿澤和平共處,他心底裡是否也沒有一絲想法不想坐正?你以為四四六六大家一早講好的,你以為你用最好的方法愛他,奈何你永遠不是他,再合拍也少不免貌合神離。

劇中金句,兩個人,是本質上的兩個人。說得再對沒有了。

《開關係》透過幾顆支離破碎竹的心,複雜和自私的人性取捨貫穿了整套劇。現代都市人,怎樣也可以袋到些東西回家。

很喜歡KENT在大街中叫LARRY抱他那一幕,一個有力的擁抱,比接吻更能治癒人心,更感受到給予愛和接受被愛。施與受,被愛和去愛,你會怎樣選?

題外話,黃又南在這套劇的外型極搶眼討好,留了一頭長髮瘦瘦的穿窄腳褲好型。但,可能是新人(?),演出時總是把對白說得時快時慢還帶點痴脷筋有時更無意間吞了幾隻字,咬字值得好好改善。還有,他唱LIVE真的無眼睇。點解SHINE當年紅不起? 還是有原因的吧。


星期一, 9月 17, 2012

沒有南瓜車的灰姑娘

0 意見
愈來愈覺得自己好像與時代脫節。

首先,自己追求些什麼已經不知道。

生活上有些盲點,有點兩頭唔到岸。這些,企圖與朋友分享,但換來反應冷淡,差點令我想大叫一句:點解無人明白我?

無病呻吟的人是可笑的,但此刻的我需要一些方向。乾脆寫下思緒與自言自語好了。

這是回來後的小感想。

嗯,我依然是個戀愛行先的笨蛋,咩都諗左拍拖先。

但都係講左搵工先。

話說寄了十來份工,得到的回覆是零。重點是,連AGENT也懶得理我。我懷疑到底這是發生什麼事。同期畢業的朋友們,個個都開始發圍,雖不是真的賺大錢,但也差不多做人阿姐阿哥了。我自覺,有點壓力。在外國,我可以容忍自己由頭開始重低做起,但在香港,有比較有競爭,我拿著絲毫不SOLID的兩三年經驗和一張外國名牌大學但其實一街都是沙紙,剎那,只剩下迷茫。

我可以做的,到底還有什麼?我很討厭長時間沒有目的地等,但假如真的要試政府機構,一等,又會是幾個月。那這幾個月的時光,到底又要做什麼,到時TOUCH WOOD考不到,又是要怎樣呢。

路,真的有點不明朗。

說回戀愛。

與朋友二先生,是笑著說再見的。最後的抱抱,沒有哭沒有傷心沒有別離。那麼短的時間,一直心裡有別人的我喜歡他,但沒有愛上他。也怕付出真心後再受一次傷,WHICH,我早已傷不起。和他在一起是中了六合彩般感恩的,他所做的小事拯救了那個差點回不來的我。他,平白救了一條命,任務早已超額完成。

我到底是個明白人,對於外國人HAVE A GOOD TIME的定義我早已是專家。對於明知不屬於你的幸福,要求太多是無理,這個,我一向都是很口不對心地識做和明白事理,從來不爭朝夕,也不過問過去與未來。

偶爾閃過得一想二的念頭,假如,假如可以確定在一起的可能性,我並不介意回英國重新開始。只是我與他,從來都沒有說出口,也好像,並不應該問這個低能問題。情形等同一問了便攤牌把美好回憶打回現實,不想發現原來他的喜歡只不過是如此,更何況心底裡有未放低的那誰,我這樣,好自私。

假如把男二不放入考慮的因素,回不回英國,自然少了一個誘因。回英國的前提是簽證一月份到期,假如在那時候前找不到工作,便要回來,那到時唉,又是重複同一個問題啊。又,假如要回去,也必須一兩個星期內決定,麻煩到我想打人。

無論我在英國,還是在香港,都必須要明白工作不能再三分鐘熱度,不能想辭工便辭工。因為已經沒有了退路。






星期三, 9月 12, 2012

關於政治。

0 意見
近期大熱的國民教育科,上星期已經想講,但一直沒時間寫。

幾個簡單問題,只屬個人意見,不喜罷就。
  • 請問,你手中的特區護照上面寫了什麼?
  • 香港,你有能力獨立成為一個國家嗎?
  • 英國人,曾幾何時說過要收留你?
既然,回歸已成事實,在自己的國家土地推行國民教育,我除了想就天經地義以外,沒有別句。當然,歌頌中國的形式令我們會起雞皮,實在難以一時三刻接受得到所謂被赤化。但洗腦來洗腦去,有讀過天主教或基督教學校的,你們的腦又何曾被洗了?每天早會要念聖經唱聖詩,每星期一節宗教課,每人買一本聖經。宗教科教的內容是:從前有位主耶穌,行了很多神跡,可以把五個餅兩條魚分給很多很多人,耶穌是神,祂把紅海分開等等等等。會考有些學校要強迫考RE科,要背很多經文去考試。這些,怎麼從來沒有人投訴過或罷課?

你信與不信,不是幾年的教育就做得到。

最搞笑的,是才一個多月前,大家奧運看到中國拿金牌,在面書微博上大家是何其激動,又點只“聽完國歌想流淚” 咁簡單呢?

近來一有些事,就被生果日報煽動佔領,遊行。 社會之間的意見分化,矛盾之深, 是我回來CULTURE SHOCK得最嚴重的原因。

我只想說,香港人不要只認中國人的叻,沾了光後又自命清高港人前港人後。當你去過其他地方,就會知道其實香港真的很渺小。我敢講很多年以後,香港只會是中國其中一個比較有名的和自由度較大的城市。受不了的,也要接受,要不自己用方法改國藉去。當然,土生土長的我也為身為香港人驕傲,但中國人的身份也是鐵一般的事實。國家是國家城市是城市,分不清裝閒,愛城市反國家就並不是我想看到的事情。

不過話說回來,假如有天FACEBOOK被禁,我是會第一個企出來遊行的。


星期日, 9月 09, 2012

project hi 25+ 2

1 意見
問題:

幾歲了?
27了,WTF。

寫下你對這一年自己的期望?
我想快樂,重新出發,一切歸零後重新開始。

現在的工作是?
剛寫完論文,回到香港,還未開始找工作。(怎麼我每年這個時間都在找工作?)

你怎樣看工作?
大概工作是累人的,一如生活一樣。但沒有事做又很無聊,所以還是要勞碌一下才踏實。

現在的感情是?
剛完了英國的男二,有點捨不得他。我貪心,我認。

這一年(還)有多少人愛/喜歡你?
愛,應該有一個。但我愛他更多。愛到受傷了。現在過了差不多幾個月,依然自覺很愛,很愛他。原來有些人,會像是藥引一樣,你即使一早知道會受傷,還是會跳落去。

喜歡我的,一堆。超過一台麻雀。這一把年紀還可以要風得風,我還可以說什麼呢。

你怎樣看愛情?
我變了很多,不再恨結婚,但,我會去找真愛。男一事件,改變了我完全的看法。珍惜眼前人,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他會否還在。又,我曾經真的好愛他。

現在的自己,不需要永遠的愛情,拍拖是不一定要結婚。但我會想下一個愛的,好好待我。

這一年去了那些地方旅行?
歐洲超多的,巴塞,愛丁堡,巴黎,羅馬,依比沙,布魯塞爾,阿姆斯特丹。
亞洲是東京。

你怎樣看生活?
生活是累人的,但一個人獨居在歐洲,是快樂的。我依然,想去相信這個世界是美好的。

寫下一件年認為值得記低的年度事件。
某天早上六點在商學院對出的小花園,有人告訴了我一個天大的秘密。然後,我哭得肝腸寸斷。自此,我每天都因為它哭,失眠。怎麼世界上有如此不幸的事情發生在一個人身上。又,我但願這是一個為了飛我而胡亂作的大話。


有甚麼要對大一年的自己說?
我希望你28 歲依然有23的心境,信我,不難的。

那十磅,建在。

完,明年見。
See you next year.




記下,是為了記得當下最真實的自己。

星期三, 9月 05, 2012

一年

0 意見
現在是在回家的旅途中寫的。

這一年,沒有想過會這麼快便完結。仿佛來曼城生活才是昨天的事,現在在剛開始。

我常說,自己是一個很習慣外國生活的人。事實証明,這一年,獲益良多。雖然不敢說智慧方面增長了許多,但我生活,生命的看法不再一樣。這,是值得記下的,至於這個改變是否出於自願,我就不知道了。

一年前,我與很多港女無異,生活只有不停吃喝玩樂和工作。累,是打從心裡的。打日子過掉,找找男朋友和可結婚的對象,每天在感嘆何以自己找不到對的人。

一年過去了,還有三數天便滿27週歲,不再介意自己已步入輕熟女階段,反而更珍惜現在的自己。女人味或是一個更淡定的心境,必需要有年月的洗禮,才慢慢有所體會。

現在的自己,不再介意何時才會遇到對的人,這些,都不重要。

可以一直把戀愛談下去,快樂的,光榮的去面對每一段或長或短的愛情,這樣的,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