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0, 2012

印度同學的盲婚啞嫁


來了彼岸才知道,即使發達國家如中國(?)早已可以自由戀愛,“高富帥”“白富美”的富來富去的要幾愛有幾愛,在亞洲另一邊原來有另一個故事。

在印度,法定語言是英語,一切的城市建設好比咱們強國一樣以光速飛行,全力西化向理想的文明(?)進發。但婚姻制度,原來還是停留在遠古時代最傳統的盲婚啞嫁和社會階級制度。

或者你會說,人地不嬲幾千年都係咁架啦。不嬲這個語,是對的。但想像一位九十後(嗯,我的同學都很後生),打扮入時的年輕少女穿著熱褲手拿著一部黑莓機,一邊唱著KATY PERRY到一邊處去CLUB識男仔,或是一位有獨立思想接受外國高等教育,早已對身邊金髮藍眼女同學流口水的有為青年,回去印度卻要立刻嫁給/迎娶一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陌生人。

好老土啊可?

你以為,會有很多棕色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每天要生要死,實情是,糾纏過後大家還是乖乖的回到Arrange marriage 裡安份守己,嫁給一個你還來不及愛上的人,結婚然後生子,快樂的生活下去。

我問印度同學們,這樣,你甘心嗎?

答案,出乎意料之外。淡淡然的一句,我接受,甚至覺得比自由戀愛好。起碼唔使煩,要拍N次拖也未必搵到人結婚。

我再問,那第一次要留給對方嗎?答案,是不用的。

以上兩條問題答我的,有男有女。

假如除卻愛不愛的問題,這個制度,應該是千千萬萬港女的褔音。年輕的時候自由戀愛,但到某個歲數便有個人跳出來自動埋單,不再受傷,不用分手,由你出生的那一天起便有人指定會照顧你下半生,這張長期飯票,是肯定食足一世的。但前提是,必須假定自己可以慢慢地愛上另一半,或是沒有一個本身令你愛得死去活來的人,這餐飯,才食得落,食得香。

連不怎麼恨嫁的我,都覺得好筍,總好過浮沈半生連上不上到岸都永遠是個謎。當你拍過幾次拖,就會知道結不結得成婚,都講緣份,還是自身控制不到那隻。

人人有婚結,個個有仔生,原來也是一種繁衍後代的方式。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