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01, 2012

關於自信。


一直以來,都是個沒有什麼自信的人。

雖說此刻的自己已經大大改善,但偶爾在人群中發言或是做口頭報告的時候,都少不了面紅耳赤。我一直很怕在一堆人中間時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永遠樂於做陪襯。

在研究何以自己一直有些心理上的關口要衝破,思前想後,大概是小時候留下來的一點痂。

那些年,我沒有好像台灣電影一樣,不是沈佳宜,沒有柯景騰也沒有一班暗戀我的男生。細個,我是天生上身肥腳幼形,體重由六年級到現在是一樣的,長的只有高度。愛看書的我,近視愈來愈深,眼鏡好像十字牌奶的樽底一樣厚。可想而個,又胖又大近視的我自然不受男生歡迎。

小學時有位女生比我胖,幸好沒成為被取笑的對象。但一直,都是沒什麼朋友的,每天傾電話只有一兩個同學仔。中一,沒派到第一志願,但至少升上女校專心讀書成績也不錯。媽媽嫌學校不好,中二轉校港島東區某名男女校。一轉校,便是排擠的開始。

試過用零食攻勢換來一堆新朋友,過了不久便一哄而散。日劇中的校園欺凌,同學迫你買文具的事情也有發生過,再過份的,是打開你抽屜搗亂怒踩書本,那年,才中二,我心裡問到底的得罪了你什麼。中四五分了班,有四位女生與我義結金蘭,叫做埋了堆有好朋友,但我也許是當中常被男生取笑的一位。不漂亮,不瘦,不受歡迎,沒人暗戀明追已是死罪。不知是誰玩野,說我暗戀班上的某名男生,唉,無辜的我又被恥笑了很久。唉。

大概隱形眼鏡,是我人生的第一道曙光。可幸中五會考成績平平,又再轉了南區某間名校,那是第二道曙光。在舊校帶個髮夾都會被隔離班女同學取笑的我,在新學校如魚得水。那時候日子過得正好,放了學不是和新同學到銅鑼灣逛街拍貼紙相,就是和阿祖他們在茶餐廳和太安樓平台留連吹水,終於,我青春的時代叫找回些美好回憶。

新學校教曉我一件事,原來學校大活動多,除了講是非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而大家的注意力從來都不在外表,而是在歌唱比賽鬼屋通山跑和陸水運會。校風純樸又不失包容性,是我最欣賞的地方。你可以大笑,可是發表很多偉論,可以踦呢,可以發夢,可以烏WEAR(那年有位女生在抽屜裡食物放到發霉!),也可以選擇偶爾不上課。你可以自由地打扮自己,大大隻的女生,只要你夠自信唱歌好聽一樣大把人追。與前男友就是在新校認識。我記得自己說過,因為他發現了這麼不起眼的我,所有我會一輩子對他好。至於六年後分開,便是後話了。

轉校後的重生是現在的“我”的初號機。大笑姑婆的性格便是從那時鍊成的。但始終,因為知道朋友不可多得,(表面)順得人無所謂暗啞底零自信的內在始終如一,寧願做綠葉。經過了兩年又兩年的大學,再出來工作了混了幾年廣告公關,慢慢的,變成了所謂的“圓滑世故,性格爽朗,有很多朋友形”的女生。也是近幾年,才勇於表達自己,愛惡漸漸變得分明。這個性格上的大改變應該令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鏡。至於女性朋友和男性朋友的比例,與前男友分手後有點失衡。我女性朋友真的不少,但在香港男性朋友更多。我,是屬於假如朋友要結婚肯定是bachelor party要被拉去strip club的一員。也許,被定形為紅顏知己形,又是因為不夠靚吧(!)。

來到英國,性格有點一發不可收拾。我是唯一一個歐洲人印度人內地人台灣人都融入到不得了的中國香港女生。已經被內地同學問了十次以上:到底你是如何和老外們都混得熟?重點是,老外們包括很多女生!那些看起來串串嘴嘴的歐洲女生們,其實都是普通人,是可以遇到交心的友好。

有一點我佩服的也自愧不如的,是她們從來都自信心爆棚。沒人會介意自己身材,沒人會介意自己出身,英文講得好不好。永遠敢於表達自己的美。肥,也要著高跟鞋,也要追上潮流,也要去DATING。找男友,也從來不旨意幾歲前要結婚,開心感覺行先條件永遠排第尾。中國女生指定要找高富帥,外國女生只要tall dark handsome,那個富,從來都不入流。

不是說外國便什麼也好,只是亞洲人太多inside norms 是沒有必要的。亞洲人是活在一堆好與壞的指定程式裏,什麼是好工,什麼是好男人,好女人,什麼是幸福生活,都有一定的指標,一些條件。這樣做人,其實好累。

其實有時覺得,我是標準的適合留在外國發展。怎樣看,我都是屬於後天的ABC/BBC形女生多於港女,在外國我找到了更多的自己。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想說,回香港後要更變得更自信,勇敢的走出去。

PART OF ME 3D 中的Katy Perry ,我真的好生羨慕。人,就是要sparkling 自信心才無人可以搶走。


1 意見:

攞你命三千 提到...

其實你絕對有能力喺外面搵食
可以唔番就唔好番黎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