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23, 2012

朋友二號

0 意見
我認,我從來都不是港女。

我也有自己的所謂的生活品味,也愛吃貴價的餐廳,愛自拍,也偶爾會花錢買三兩件名牌打扮一下自己。

但我所珍惜的,所追求的,從來都不是這些。

朋友二號,給了我好多一直很想很想要,卻是那個人永遠不願意去付出的種種。

都是些微小的事情,卻教我欣喜。

今天我們二人一起去超市買東西,煮飯,在廚房閒話家常。我刨著薯仔,做大廚的他在偷吃麵包。三幾下手勢做了大餐給我吃。晚餐後一起靠在沙發打機看電視打發時間,明明大家論文還有一大堆未寫,一口一口吃著最平價的“ASDA牌”雪糕,心裡踏實快樂。

珍惜,是因為,那個人願意與你分享所有時光,願意給予實在的擁抱,這些,比任何事情都感恩。

這位二號先生,身高一九二,我踮起腳尖也吻不到。距離A & F身形只差一點點小肚肚,臉蛋也是沒話說,完美得太過份。多相處一天,就會多發掘他的優點,真想把他塞進行李箱打包運回港。我是明白人,也許只是因為快要離開沒有必要去看清一個人的所有,像現在有一天沒一天地過著,與他的一切才會是美好的。從來也沒有去考究到底他喜歡我所以待我好,還是只是性格便是如此。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朋友都看見我從谷底變回正常人,哼著歌深夜如常回到學校做功課。

快樂得,好像忘記了三個月前舊人的痛。我卻比誰都要在意。

傷疤,由另一個人去撫平填補,像是仿佛要我離開英國前可以領帶著微笑去過新生活,但我明白,這個痂永遠都在。二號的出現,我有懷疑過,是否舊人的別有用心。希望,只是我多心了。

舊人是一本打開了沒有看完的書,由一開始已是滿滿的眼淚水。跟著他轉,總是距離地獄很近很近。沒有人喜歡談傷心的戀愛,只是假如要跳入去一萬次,我想,我還是會選擇跳。

這刻的自己,害怕得到別人的愛護,因為試過快樂被迅瓦解成灰燼,就不敢再問幸福到底在哪裡。

也許,本人也不是一個正常的,對嗎。


==============


還是要再次謝過二號先生。

因為在他面前,我可是做自己,任性地黏著他不放。他說我是一枚POST ﹣IT,貼身膏藥是也。對,我每次與別人在一起的時候,都和原本爽朗男仔頭的性格是兩個樣,但這個痴痴地的我,並不是很多人見過。原因是,對於某些人,還是要顧一下形象。難得是,他喜歡這樣的我,也和我一樣痴痴地,真正兩個弱智兒。

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偶爾令我想起在美國時的一些片段。與他相處,好得會令我想認真。都說,人是貪心的,得一就會想二。但我明白,假如真的因為一個男人留下來,決定之大是足以叫一切都現形。

謝謝他,因為他再次令我感覺到原來自己是可以被厚待,被照顧,被呵護。我其實,很好愛的。



星期三, 8月 22, 2012

關於別離

0 意見
距離回家還有十天,和來的時候一樣,永遠所有事情堆在一起,這個便是我。

這一年的種種事情,生活點滴,快樂的不快樂的都嘗試一一去記住,但記性差的我,永遠都會忘記大部份的時光。只有用照片拍下來,用文字寫下來,才不至於忘記當下的感覺。

來英國整整一年,習慣了一個人生活,早上起來泡一杯咖啡,如常的在發呆。來到寫論文的倒數階段,日夜顛倒的情況嚴重,早上睡覺下午起來晚上才做正經事。卻也,不忘到處吃喝玩樂,享受餘下來的時光。

我喜歡英國,習慣了硬水,習慣了天氣,習慣了英國人一貫的熱情和冷漠,也習慣了這裡每天見面的朋友。在香港,見朋友的頻率永遠不及這裡多。因為大家住得近,每天的移動距離不過一個銅鑼灣,在學校碰到熟人的機會是百分之三百吃飯在一起,喝咖啡在一起,總有一個係左近。一年下來,感情親厚。

捨不得,真的捨不得。

去了幾個別離派對,眼睛都紅了一百次。

也,找到了個短暫的依靠暫借了愛護,比起很多散拖,這個算是待我不薄。很高大很靚仔,會煮飯給我吃,會陪我玩無聊遊戲,會學十五二十和耡大D,和我一起在圖書館做功課。但我明知,他在我心裡永遠排第二,他真心愛不愛我,或者其實玩玩下我都不介意。

離開前,大抵沒機會再見那個曾經令我要生要死的人,試了很多次,也不果。這份情,這個永遠痴線的香港女生,我但願你永遠記得。




星期一, 8月 20, 2012

印度同學的盲婚啞嫁

0 意見
來了彼岸才知道,即使發達國家如中國(?)早已可以自由戀愛,“高富帥”“白富美”的富來富去的要幾愛有幾愛,在亞洲另一邊原來有另一個故事。

在印度,法定語言是英語,一切的城市建設好比咱們強國一樣以光速飛行,全力西化向理想的文明(?)進發。但婚姻制度,原來還是停留在遠古時代最傳統的盲婚啞嫁和社會階級制度。

或者你會說,人地不嬲幾千年都係咁架啦。不嬲這個語,是對的。但想像一位九十後(嗯,我的同學都很後生),打扮入時的年輕少女穿著熱褲手拿著一部黑莓機,一邊唱著KATY PERRY到一邊處去CLUB識男仔,或是一位有獨立思想接受外國高等教育,早已對身邊金髮藍眼女同學流口水的有為青年,回去印度卻要立刻嫁給/迎娶一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陌生人。

好老土啊可?

你以為,會有很多棕色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每天要生要死,實情是,糾纏過後大家還是乖乖的回到Arrange marriage 裡安份守己,嫁給一個你還來不及愛上的人,結婚然後生子,快樂的生活下去。

我問印度同學們,這樣,你甘心嗎?

答案,出乎意料之外。淡淡然的一句,我接受,甚至覺得比自由戀愛好。起碼唔使煩,要拍N次拖也未必搵到人結婚。

我再問,那第一次要留給對方嗎?答案,是不用的。

以上兩條問題答我的,有男有女。

假如除卻愛不愛的問題,這個制度,應該是千千萬萬港女的褔音。年輕的時候自由戀愛,但到某個歲數便有個人跳出來自動埋單,不再受傷,不用分手,由你出生的那一天起便有人指定會照顧你下半生,這張長期飯票,是肯定食足一世的。但前提是,必須假定自己可以慢慢地愛上另一半,或是沒有一個本身令你愛得死去活來的人,這餐飯,才食得落,食得香。

連不怎麼恨嫁的我,都覺得好筍,總好過浮沈半生連上不上到岸都永遠是個謎。當你拍過幾次拖,就會知道結不結得成婚,都講緣份,還是自身控制不到那隻。

人人有婚結,個個有仔生,原來也是一種繁衍後代的方式。






星期五, 8月 17, 2012

美麗是用年月積累的寶。

0 意見
這,是我的名字。

 一直,都不喜歡自己的中文名字。因為廣東話和國語的讀音都怪,又高又低,英文讀起來更搞笑,發音很似象棋中的常用詞,花名也一大堆。所有由小時候開始,我的永遠不想別人在街上起全朵,也羨慕有氣質的中文名,因為多半他們的阿爸阿媽,都有用心改名。

那個美字,真的玩死人。小時候唔靚,又胖胖的,肥美這個花名,簡直是過份得想捅死那些拿別人死穴開玩笑的中學同學,他們對我差的詳情,可見關於自信。

有約干人說,我去完英國以後的樣子變了。連我自己也覺得,變回齊音的我後生了幾年,像明星整了容般。我對比了一下舊照,內雙的眼皮依然內雙,只是拍照時比較明顯,BABY FAT少了,面沒有從前包。鼻子,由幾歲開始便很直很直,有朋友做整容推銷,說我的鼻可以拿去做整容後的照片。我覺得變臉事少,臉上的稚氣消失才事大。從前的笑,看到的是沒有機心的單純,現在的笑,像是背後經歷了很多事。中女的由來,不得不承認,對,我早已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人大了,才慢慢懂得,原來屬於自己的美麗,是要用年月去累積。廿幾年的成長,以及自信心由無變有,才一步一步可以真正可以與名字匹配。 現在的我對於美麗的定義,不再是靚唔靚。而是,怎樣可以變得更懂得欣賞自己,同時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美麗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連心地也美,更是難。

我感謝這個不完美的名字,但我會努力成就她。





星期日, 8月 12, 2012

simply love.

0 意見
一直在想,自己不再與東方人談戀愛的理由。

並不是港女得只愛“食西餐”,或是他們很浪漫,拖住個外國人出街就好威之類。而是很多時候外國人的喜歡是很單純的,他喜歡你便喜歡你,不會理你的出身,過去,優點缺點之類。隨心,看重感覺,是我很看重的東西。

當然,這世上永遠有辣有唔辣,他們不理會你的過去,看重感覺,意味著他的底是“花晒”的。又,他們對於未來多半是沒有概念。跟你在一起,即使一年,兩年,三幾年也不代表什麼。即或一時興起與你結了婚,打後如果不愛了便是不愛了,決不會拖拉與你勉強一起。

假如好急結婚“上岸”的話,就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在香港的外國人,是永遠有一打女人圍住。但在外國的外國人,純品得多,畢竟在外國,他們並不是某公司高層,即使是,也只是云云中的普通人。外國人談的戀愛,從來不理對方家勢,這,也是我羨慕的地方。

對於戀愛,我覺得從來都應該是have a crush on someone, 就已經是快樂。

take it simple, to love, and to be loved. 





星期三, 8月 01, 2012

關於自信。

1 意見
一直以來,都是個沒有什麼自信的人。

雖說此刻的自己已經大大改善,但偶爾在人群中發言或是做口頭報告的時候,都少不了面紅耳赤。我一直很怕在一堆人中間時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永遠樂於做陪襯。

在研究何以自己一直有些心理上的關口要衝破,思前想後,大概是小時候留下來的一點痂。

那些年,我沒有好像台灣電影一樣,不是沈佳宜,沒有柯景騰也沒有一班暗戀我的男生。細個,我是天生上身肥腳幼形,體重由六年級到現在是一樣的,長的只有高度。愛看書的我,近視愈來愈深,眼鏡好像十字牌奶的樽底一樣厚。可想而個,又胖又大近視的我自然不受男生歡迎。

小學時有位女生比我胖,幸好沒成為被取笑的對象。但一直,都是沒什麼朋友的,每天傾電話只有一兩個同學仔。中一,沒派到第一志願,但至少升上女校專心讀書成績也不錯。媽媽嫌學校不好,中二轉校港島東區某名男女校。一轉校,便是排擠的開始。

試過用零食攻勢換來一堆新朋友,過了不久便一哄而散。日劇中的校園欺凌,同學迫你買文具的事情也有發生過,再過份的,是打開你抽屜搗亂怒踩書本,那年,才中二,我心裡問到底的得罪了你什麼。中四五分了班,有四位女生與我義結金蘭,叫做埋了堆有好朋友,但我也許是當中常被男生取笑的一位。不漂亮,不瘦,不受歡迎,沒人暗戀明追已是死罪。不知是誰玩野,說我暗戀班上的某名男生,唉,無辜的我又被恥笑了很久。唉。

大概隱形眼鏡,是我人生的第一道曙光。可幸中五會考成績平平,又再轉了南區某間名校,那是第二道曙光。在舊校帶個髮夾都會被隔離班女同學取笑的我,在新學校如魚得水。那時候日子過得正好,放了學不是和新同學到銅鑼灣逛街拍貼紙相,就是和阿祖他們在茶餐廳和太安樓平台留連吹水,終於,我青春的時代叫找回些美好回憶。

新學校教曉我一件事,原來學校大活動多,除了講是非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而大家的注意力從來都不在外表,而是在歌唱比賽鬼屋通山跑和陸水運會。校風純樸又不失包容性,是我最欣賞的地方。你可以大笑,可是發表很多偉論,可以踦呢,可以發夢,可以烏WEAR(那年有位女生在抽屜裡食物放到發霉!),也可以選擇偶爾不上課。你可以自由地打扮自己,大大隻的女生,只要你夠自信唱歌好聽一樣大把人追。與前男友就是在新校認識。我記得自己說過,因為他發現了這麼不起眼的我,所有我會一輩子對他好。至於六年後分開,便是後話了。

轉校後的重生是現在的“我”的初號機。大笑姑婆的性格便是從那時鍊成的。但始終,因為知道朋友不可多得,(表面)順得人無所謂暗啞底零自信的內在始終如一,寧願做綠葉。經過了兩年又兩年的大學,再出來工作了混了幾年廣告公關,慢慢的,變成了所謂的“圓滑世故,性格爽朗,有很多朋友形”的女生。也是近幾年,才勇於表達自己,愛惡漸漸變得分明。這個性格上的大改變應該令很多人都跌破了眼鏡。至於女性朋友和男性朋友的比例,與前男友分手後有點失衡。我女性朋友真的不少,但在香港男性朋友更多。我,是屬於假如朋友要結婚肯定是bachelor party要被拉去strip club的一員。也許,被定形為紅顏知己形,又是因為不夠靚吧(!)。

來到英國,性格有點一發不可收拾。我是唯一一個歐洲人印度人內地人台灣人都融入到不得了的中國香港女生。已經被內地同學問了十次以上:到底你是如何和老外們都混得熟?重點是,老外們包括很多女生!那些看起來串串嘴嘴的歐洲女生們,其實都是普通人,是可以遇到交心的友好。

有一點我佩服的也自愧不如的,是她們從來都自信心爆棚。沒人會介意自己身材,沒人會介意自己出身,英文講得好不好。永遠敢於表達自己的美。肥,也要著高跟鞋,也要追上潮流,也要去DATING。找男友,也從來不旨意幾歲前要結婚,開心感覺行先條件永遠排第尾。中國女生指定要找高富帥,外國女生只要tall dark handsome,那個富,從來都不入流。

不是說外國便什麼也好,只是亞洲人太多inside norms 是沒有必要的。亞洲人是活在一堆好與壞的指定程式裏,什麼是好工,什麼是好男人,好女人,什麼是幸福生活,都有一定的指標,一些條件。這樣做人,其實好累。

其實有時覺得,我是標準的適合留在外國發展。怎樣看,我都是屬於後天的ABC/BBC形女生多於港女,在外國我找到了更多的自己。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想說,回香港後要更變得更自信,勇敢的走出去。

PART OF ME 3D 中的Katy Perry ,我真的好生羨慕。人,就是要sparkling 自信心才無人可以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