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6, 2012

未完的鋼琴


我,生在一個音樂世家。

姨姨,是某大學的鋼琴老師。也不知道是那個長輩的意思,家族裡所有小孩都要由小學鋼琴,每個人都要考到八級鋼琴。我,就是那樣被迫來學的。

小時候,總是哭著叫媽媽不要迫我練琴。我天生懶惰不用功,又喜歡胡亂“作曲”,不跟拍子懶看樂譜,標準的一事無成格。學了多年,也是得個吉。

這樣的我,跌跌撞撞也給我撞了個手神混到了個八級。但因小時候不好好學,手指早已不成大器。我耳朵,是標準音域,是可以聽到什麼彈出來的那隻,所以我可以隨意彈上流行曲,譜都不用看,也,即使唱歌一般卻很少走音,學語言會話也很快上手。

姨姨一直想把功力傳些給我,常常與媽媽用各種方法威迫利誘的再學下去。前後,我一共開始又放棄了三數次考文憑級,自零九年寫完關於音樂之後,我又試了一次,過了不久影印了所有樂譜彈了幾次又不了了之。嗱,我這種性格真的再一次証明何以我到現在都是名蛋散,差不多小姐,是改不了的。

出來工作以後,偶爾會打開鋼琴玩一下。我不是不喜歡音樂,也其實是有一點天份。來到英國,常會掛念家中那兩台舊鋼琴。其中一台,由我懂性起,它便在那裡。一轉眼,廿幾年。

總覺得,有點點對不起它。

























廷伸閱讀:  關於音樂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