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19, 2012

關於報紙。



每天晚上準時讀蘋果的我,比大部份香港人更早讀報。每天回家,自動波打開手機把新聞看一遍,先是蘋果,再來東方,再上雅虎看明報星島,為的是不想與香港脫節。這個習慣,維持了足足一年。當然,港女如我,也很關心C1頭條。

我從不讀英國報紙,BBC新聞也是很偶爾有大事發生才看。事不關己,我才沒興趣知道歐債如何令政府減少開支,希臘又如何成為FINANCIAL TIMES每日頭條。

多得蘋果日日洗腦,即使我是一名標準的八十後對政治冷感,也開始有點怕回到這個人煙稠密的香港。才一年,特首換了人,香港如何被大陸化其實也不是我所關心的重點。只是隱約覺得這個地方,有些問題存在而沒有辦法解決。社會上的分化和不和諧,令我對於自己出生的地方存在懷疑。到底,這個城市還可以紮根嗎?重新找工作,買樓結婚生子又是否有未來?

這一年,多得法藉好友得知多一點天下事,他常強迫我看新聞討論世界大事。美國的專橫,叙利亞政局,中東和平,聯合國和歐盟,甚至是南中國海的局勢被他每天轟炸後自覺是個井底之蛙(AKA港女)。原來傳媒是由國際集團操控,戰爭,國事,商業新聞,即使你身在歐洲也是統統被愚弄和操控。你打開一份英美報紙和一份俄羅斯報紙,會得到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因為政府,傳媒和銀行打籠通。政治立場和商家的權力私心,國與國之間的勢力爭鬥,換來差天共地的報道,比你打開大公報和蘋果更誇張。你自以為資訊發達所認知的真相,其實都是場遊戲。要了解一個地方,要真正問當地的人或是親身體會才知曉。這,也許會是我來歐洲最大的得著。

真相是,來了歐洲才發現所謂發達國家其實一貧如洗,暗湧處處。英國經濟差得可憐,窮人一街都是,失業率高企,搶劫罪案稀疏平常。希臘,是真的到了一民不聊生的地步,更大機會,是整個國家自不到任何未來。法國和意大利同學不約而同告訴我,他們的政府腐敗得可笑,這些,都不是任何一份報紙會告訴你的事。原來香港,或是內地,已經相對較歐洲安穩繁榮,甚至安全。可能這世代在亞洲任何一個大城市,都比在歐洲易維生。

那才是令我震驚的。

其實,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是真的?我答不到你。又原來,想去找別的落腳點是那麼不容易。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