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05, 2012

Σ'αγαπώ


早已不敢輕言愛字。因為喜歡與愛,是本質上的不一樣。

我常說,他有一個BUBBLE,而BUBBLE裡只有他一人玩耍。他就是這樣的,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而我,用各種方法嘗試把自己擠進BUBBLE裡,企圖與他接軌,最後敗興而回。我忘記了這些年,他都是一個人,也從來沒有打算與任何人分享他的那個獨處的星球,去沒人去到的地方。

因為愛,所以才會想進入他的狂想世界。

想了好多後,自己也覺得,與他的牽絆,斷了。無法與一千個他糾纏,也無法與時間競賽。連我想陪他,對他來說都irrelevant。在明白了這些道理後,釋懷了些,有時想通有時不。

天,又亮了。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