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31, 2012

小妹妹的年少無知。

0 意見
要寫這篇,來自以下YAHOO香港的延伸閱讀。

點解每個辦公室總有個老婆不了解他的男人

這類人,我剛出來社會做事的第二年遇到了一個。

那中年男,大我一圈。西裝友,不靚仔,中佬來說KEEP得幾好。堅持自己無結婚與無女友,永遠只在閒日約會你,放工一起吃飯一起走之類。剛開始時不意為意,但慢慢發覺為何他WEEKEND例牌失蹤,放工後電話時接時不接,週末回來工作又如常。喂,明明是他一直追追追約吃午飯又約飲野又約見面的。

記得那時因頂不住阿姐的脾氣辭去了工作(她是個廣告介典型的思覺失調中女,後話),LAST DAY前被人事部姐姐極力挽留,最後說不過我。臨走時突然苦口婆心說了句:“你係咪同xxx拍拖呀?小妹妹,我地怕你比人呃呀!” 。原來,某次與中年男的約會被某高層撞見,消息已火速傳至各管理層,她說,那中年男其實有固定女友。

我聽到後,一點也不意外。問他,他淡淡然一句:“那個早已經分手了,但分手了無需告訴別人,對不對?”。他為了解釋我的問號,有時會在週末出現或致電,但永遠總是說之後約了人,結果,當然是不了了之。

後來,我新公司在他家附近,他放工沒事常來找我。才知道,他有個ON OFF同居女友,常吵架,打死也不結婚那隻(或是其實結了婚?),他重伸了很多次與本人約會的那時是分了手。我沒有再去考究,因為那時早已愛上了別人。

搞笑是,那中年男人的面書只加了舊公司的人,後來轉了工後還常常更新,但從來沒有加過新朋友。究竟這樣的人,有多少個面書帳戶?又,後後來他自己說其實辦公室內另有曖昧女同事,她也知道我的存在,他那時明明說她是LES。辦公室曖昧,一如辦公室政治,你認真便輸了。

其中一個不想回港工作的原因是: 這樣喜歡在辦公室搞曖昧的男人,一堆,總有一個係左近。我常說,當你幻想看到男友在班工室與女同事的對話,多半會立刻分手。工時長,日對夜對,過火的例子太多。

還好,早已見慣大場面的我再也不是好騙的小妹妹。

星期四, 7月 26, 2012

說好的約會呢

0 意見
回程機票訂了,一如以往, 我從不會直接回港。這次,停留東京三天,好看看日本朋友。

心情,是複雜的。我,訂機票的那天,兩腳沒法企穩手一直震。因為那個鍵一按下去就代表我與他要正式說再見。大概,有生之年再也見不到。

還未有機會跟他說,說好的約會也不知拖到何時。

一年前,來的心情是用逃的,回去,剛好也是。只是想逃跑的程度是來的時候十萬倍。這一年,曾經有想留下來打拼的決心,本來心理質素也是史無前例的自信。奈何在最後的幾個月一下子被所有發生的事情技術性擊倒,字不寫了論文不做了工作不管了朋友也懶得見。但依然,心還是沒有死。賤,從來都是自己攞黎的。

這票,心裡明白是一定要買,因為我再不自救的話,沒人救到我。

把所有事情訂好,九月份生日決定大搞。為的是好好慶祝一下即使內心穿了一個大洞,肉身依然可以安然無恙去渡過這所不_知所謂的廿六歲,這,值得開香檳和三幾晚爛醉。

也,迫自己接受現實,好好,好好的過下去。

未完的鋼琴

0 意見
我,生在一個音樂世家。

姨姨,是某大學的鋼琴老師。也不知道是那個長輩的意思,家族裡所有小孩都要由小學鋼琴,每個人都要考到八級鋼琴。我,就是那樣被迫來學的。

小時候,總是哭著叫媽媽不要迫我練琴。我天生懶惰不用功,又喜歡胡亂“作曲”,不跟拍子懶看樂譜,標準的一事無成格。學了多年,也是得個吉。

這樣的我,跌跌撞撞也給我撞了個手神混到了個八級。但因小時候不好好學,手指早已不成大器。我耳朵,是標準音域,是可以聽到什麼彈出來的那隻,所以我可以隨意彈上流行曲,譜都不用看,也,即使唱歌一般卻很少走音,學語言會話也很快上手。

姨姨一直想把功力傳些給我,常常與媽媽用各種方法威迫利誘的再學下去。前後,我一共開始又放棄了三數次考文憑級,自零九年寫完關於音樂之後,我又試了一次,過了不久影印了所有樂譜彈了幾次又不了了之。嗱,我這種性格真的再一次証明何以我到現在都是名蛋散,差不多小姐,是改不了的。

出來工作以後,偶爾會打開鋼琴玩一下。我不是不喜歡音樂,也其實是有一點天份。來到英國,常會掛念家中那兩台舊鋼琴。其中一台,由我懂性起,它便在那裡。一轉眼,廿幾年。

總覺得,有點點對不起它。

























廷伸閱讀:  關於音樂

星期一, 7月 23, 2012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0 意見
每個人,也談過些愚蠢的愛情。

我,曾經痛恨過一位男生,而那個,曾經是很好的朋友。

那年,我與前男友分手,傷心得要命。那時候有位在美國讀書時認識的好友剛好回來,我們一起去了日本旅行,全程都有其他人一起那隻。去旅行之前有朋友提醒我,去旅行好易出事架!問題是,旅程中是一點問題也沒有。旅途上,我們分享很多,他那時也失戀不久,我自覺大家都同病相憐,也沒有想太多。而在美國認識他的時候,大家都有伴侶。

當然,重點是他是很靚仔的類型。吳尊那隻,高高瘦瘦的小白臉。(對,我是標準的外貌恊會)

回來後他常約我去街,隱約覺得怪怪的。

幾次單獨約會之後,他拖了我的手。我記得,那是在旺角。剛開始的時候,我拿捏不到朋友和戀人之間的界線,也直覺假如開始了便會少了個朋友。一直跟他說,做朋友會好些。他說,不會有事我會對你好之類。如事這,我們開始了。問題是,一直都是好友的我們,並沒有對外界刻意說我們在一起。之後,還與幾位朋友去了內地看朋友結婚,全程都是假裝沒事發生,遲鈍的朋友們完全沒有發覺。

與他在一起的幾個月,標準的港式情侶約會。互送禮物傾電話看電影行街食飯去離島玩。自覺沒有很喜歡他是真的,我貪,真的,只是他靚仔。

一直最不滿的,是他遲遲沒有告訴別人我倆在一起,我早已認識他家人,朋友,但每次在眾人面前都要扮好友,臉書上即使一起去了那裡,相簿上傳的從來只有風景照。幾個月後,沒有了感覺,冷戰後再拖拉也差不多糾纏了一年。

尾聲我問他,你想點架其實?

他說,我想你一直做我的紅顏知己。我當時聽了,只想講粗口。我XXXXXXXXX你啦,一早叫左你唔好開始架啦!

最精彩是,過了不久他在面書上正式交往,火速地轉RELATIONSHIP,每天狂PO照片,那個女生,是與我完全相反的類型,很....,斯文的那種。

所以,原來不是不想要公開,而是你未夠資格公開,或是,公開了便會阻住他搵食。找到女朋友後,你還是做回紅顏知己啦。我,更想講粗口。

最正的,是那位先生把我的日本朋友,當成了他的朋友,我的好友,也當是他的,不找我,卻有事沒事找我的朋友介紹工作,改了電話只告訴他們。我,氣炸了。

一怒之下,刪了他面書。

最生氣的點,不是他沒有公告天下云云,而是作為認識了幾年的朋友沒有得到應有的專重。你既然認識我在先,應該知道我為人,也應該認真看待從前的友情。那樣對待曾經是好友的我,還是人來的嗎?

幾個月後,其實已經不生氣了。但朋友之間的義氣,才是我一直在意的。剛巧我一直不在香港,即使共同朋友結婚也見不到面。也是近幾個月,看開了好多事情才加回他。而他與她,也一直在一起,應該也快三年了。好啦好啦我是心地不好的。

再後來,再有朋友APPROACH我,馬上回絕。奇在,我是那種“不是一見鐘情”形女生,是因為唔夠靚嗎?在外國,我明明是好索的喎.....(咩事呢)。

有人在微博轉了一句:有些女人生,用好多時間在拒絕男生,有些女人生,用好多時間迎合男生。幾年之後,前者很成功,後者很失敗。

共勉之。

星期五, 7月 20, 2012

坐這山望那山

0 意見
環顧身邊的朋友,大家都開始發圍。

有某投行的律師,有喜愛夜蒲女護士,有荷里活電影後期製作人,有廣告界女強人,有酒吧調酒師,也有開鋪做老細的。

大家都是大有夢想的人,一步一步在社會階層向上爬。只有我,從頭到尾沒有事業心,也沒有夢想。只想找份穩定工作,HEA過去便是。我喜愛寫字,喜愛做瑜珈,喜愛烹飪。但這些熱愛只達到興趣的程度,從來都沒有團火要立志做瑜珈導師,專欄作家或開私房菜。

大學唸的是工商管理市場營銷,研究生涯是國際商業,連我自己都失笑,這個社會其實不需要你,又或者,像我這樣所謂浸過吓鹹水但沒有一技之長的留學生一街都是。沒有恆心堅持在一份悶到死或忙到死的工作上,沒有養家供樓的壓力要承擔,這些別人眼中的幸運,幫了我也害了我。

有些女人仔沒有事業心,但她們一心想嫁個有錢人或是把談戀愛放在第一位,也不失為個有大志向(?)的女人,當然做不做到是另外一回事。

我屬於典型的周身刀無張利的八十後產物,問題的源頭只有一個,就是做人沒有目標,沒有大志,沒有理想更沒有夢想。隨波逐流地在社會打滾過活,東家唔打打西家囉咪,反正後生搵工容易。年月過去,當看到身邊的友一個一個慢慢地捱出頭來,壓力沒有是騙你的。明顯地,我的問題不是社會的錯,一切,來自自己。

人生所在乎的,不外乎錢,愛情,事業,家庭和朋友。我不發錢寒(所以畢業三年也儲不到錢),愛情一向隨緣,沒有事業心,家人和朋友一切安好。寫到這裡,是在晒命嗎?原來這也會是個問題?身在福中不知褔的人要拖出去打五十大板吧。

家母常說: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我團火,火火火火火火,要放係邊?

距離生日還有一個月,要強迫自己發掘一個夢想嘛?至少,劃出我人生變剩女前想立下決心做的事,是我廿七歲前要做好的心靈自省。但在那之前,先要解決那危危乎的畢業論文,論文啊,論文。




星期四, 7月 19, 2012

關於報紙。

0 意見

每天晚上準時讀蘋果的我,比大部份香港人更早讀報。每天回家,自動波打開手機把新聞看一遍,先是蘋果,再來東方,再上雅虎看明報星島,為的是不想與香港脫節。這個習慣,維持了足足一年。當然,港女如我,也很關心C1頭條。

我從不讀英國報紙,BBC新聞也是很偶爾有大事發生才看。事不關己,我才沒興趣知道歐債如何令政府減少開支,希臘又如何成為FINANCIAL TIMES每日頭條。

多得蘋果日日洗腦,即使我是一名標準的八十後對政治冷感,也開始有點怕回到這個人煙稠密的香港。才一年,特首換了人,香港如何被大陸化其實也不是我所關心的重點。只是隱約覺得這個地方,有些問題存在而沒有辦法解決。社會上的分化和不和諧,令我對於自己出生的地方存在懷疑。到底,這個城市還可以紮根嗎?重新找工作,買樓結婚生子又是否有未來?

這一年,多得法藉好友得知多一點天下事,他常強迫我看新聞討論世界大事。美國的專橫,叙利亞政局,中東和平,聯合國和歐盟,甚至是南中國海的局勢被他每天轟炸後自覺是個井底之蛙(AKA港女)。原來傳媒是由國際集團操控,戰爭,國事,商業新聞,即使你身在歐洲也是統統被愚弄和操控。你打開一份英美報紙和一份俄羅斯報紙,會得到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因為政府,傳媒和銀行打籠通。政治立場和商家的權力私心,國與國之間的勢力爭鬥,換來差天共地的報道,比你打開大公報和蘋果更誇張。你自以為資訊發達所認知的真相,其實都是場遊戲。要了解一個地方,要真正問當地的人或是親身體會才知曉。這,也許會是我來歐洲最大的得著。

真相是,來了歐洲才發現所謂發達國家其實一貧如洗,暗湧處處。英國經濟差得可憐,窮人一街都是,失業率高企,搶劫罪案稀疏平常。希臘,是真的到了一民不聊生的地步,更大機會,是整個國家自不到任何未來。法國和意大利同學不約而同告訴我,他們的政府腐敗得可笑,這些,都不是任何一份報紙會告訴你的事。原來香港,或是內地,已經相對較歐洲安穩繁榮,甚至安全。可能這世代在亞洲任何一個大城市,都比在歐洲易維生。

那才是令我震驚的。

其實,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是真的?我答不到你。又原來,想去找別的落腳點是那麼不容易。









一二,沒有夏天的英國。

0 意見
不過數來天沒有寫下點什麼,來到了7月份的下旬。

由五月份到現在,沒有完成一點論文。忙失戀,忙吃飯療傷,每天空白一般過著。兩個月,如此過去了。呆。

轉眼間,來了英國一年,也是時候回去。在英國,特別是曼市,夏天並不存在。7月份看到有人穿UGG,是很痴線的。下雨,陰天,十一度,唉。

這一年,學術生涯得到的是BULL SHIT。一年得來的MASTER,我告訴你學到很多真的是癈話,是不可能的。唯一快樂的是可交心的朋友多了數名,各國藉也有,有肯定他們是可以做一世的朋友。這,是快樂的。關於失戀的一切,早已消化得差不多。慶幸,也感慨。有些心結,我依然還未解開。自覺與他,尚欠一席話。

又,從前跟我一起六年的前男友交了位新女友,已無暇理會失戀的我。其實,我為他高興,此人終於認認真真的拍拖了,至少。我們自從三年前分手後,無人能夠真正認真地談一段正常的感情。只因從前太多COMMITMENT,心底裡或多或少害怕投入一段關係,至少,我是如此。






星期四, 7月 05, 2012

Σ'αγαπώ

0 意見
早已不敢輕言愛字。因為喜歡與愛,是本質上的不一樣。

我常說,他有一個BUBBLE,而BUBBLE裡只有他一人玩耍。他就是這樣的,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而我,用各種方法嘗試把自己擠進BUBBLE裡,企圖與他接軌,最後敗興而回。我忘記了這些年,他都是一個人,也從來沒有打算與任何人分享他的那個獨處的星球,去沒人去到的地方。

因為愛,所以才會想進入他的狂想世界。

想了好多後,自己也覺得,與他的牽絆,斷了。無法與一千個他糾纏,也無法與時間競賽。連我想陪他,對他來說都irrelevant。在明白了這些道理後,釋懷了些,有時想通有時不。

天,又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