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9, 2012

日後,儘量別教今天的淚白流。


終於,與前男友交代了在英國遇到的他,可以寫下片言隻字關於這兩個月來發生的事。

打從一開始,快樂只出現了一點點時日。打後的,只有不安和眼淚水。這一年,我努力建立的平靜心境,自信心一一崩潰。我變得安靜,心不在焉,常倚在窗邊發呆。與朋友玩樂,人是例到的,只是盡興不再,每每提早回家,連喝醉都嫌麻煩。這個,明顯不是一個正常的我。

明明,先撩起一切的不是我,但那好奇心,足夠我害死自己。

自覺,在谷底無法爬起來。晚上睡覺,每幾小時醒一次,覺得委屈又紅了眼睛。最可憐自己的,是沒有辦法去恨那個人。因為他不是壞人,離開我的苦衷大得我也不禁失笑。所以不可以記恨,不可以要求什麼,更不可以讓他知道我其實有多難過。

日子,苦澀得要命。

本來,有很多計劃,本來,有很多時間應付功課,本來,想留在英國找工作。這一刻的我,什麼也不想做,只想離開英國,至少盡快離開曼城,這個令我每天早上醒來都抖不過氣來的地方。

這幾個月還要留在英國寫論文,一秒也待不下去,一心只想逃。那裡都不想去,只想回家,回香港,那裡會有安慰我的朋友。

美寶,你以後還再敢拿個真心出來對人嘛?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