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29, 2012

賣錶女的故事。


自上次賣手袋以後,與SELFRIDGES結下了不解緣。

開學後不久,再一次火速地入了一家公司專櫃賣陀飛輪,上班地點近了,但也是SELFRIDGES。新公司很慷慨未入去先免費化妝修甲SET頭,同事之間也看起來融洽。重點是,COMMISSION是所有人分的,少了很多競爭。一直對鐘錶沒有興趣的我,看到了一隻隻廿幾萬的錶(最便宜的也三幾萬),根本不知道說什麼。那些有鑽石的,真金造的,對我來說其實都只不過是隻錶,用來看時間的。男人之間的話題,是真的不懂,錶那麼貴買來SHOW OFF嗎?SHOW幾廿萬在手上喎不被打劫也會比雷劈的。廿萬拿來去旅行可以平平地還遊世界了。但現實是,假如我本人不說服自己愛上名錶,是賣不出去的。所以接下來,真的要好好做功課。

又,我那隻AGNES B和ZUCCA,拿都不敢拿出來!

說真的,沒有想過自己確是很多行業的工種都試過,過去幾年份份都是別人羨慕到流口水。在香港,做過廣告創作人,飲食界女公關,錄取了沒去的有空姐,某潮流電台營業部,來到英國賣名牌袋,名牌錶,是SALE屎但拿著學生簽證做到此等荀工而不是在CHINA TOWN洗碗已經是萬幸。我不敢說自己多才多才藝,但這些都是面試難度極講求溝通的工種,不是成績好就做得到。只是,我是那種一份工捱不到一年的JUMPY友,家母最常說的“使得唔開心就唔好使啦,屋企又唔等錢開飯” 加多幾錢肉緊。一直以來坐不定, 廿六歲依然未知自己畢業後想做什麼。唉,其實家底又幾時唔使做呢,你看我的同學來買錶我賣錶就知道了。

畢業後,要留在英國嘛?是最近考慮的課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