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1月 26, 2011

秋天的尾聲


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寫字。每天回家閱讀部落格的習慣依然,只是不想寫字,連打數十字也懶惰。要及時抒發的,在微博面書都有了平台,日子下來自然少了想寫下來的衝動。

同樣地,一度好喜歡的瑜伽也放棄了,其實沒有不喜歡,只是沒有遇到好老師一直提不起興趣,本來練得好好的就此荒廢。

唉。到底我這個月做了什麼呢?

答案是忙得不可開交。

幾經試煉(!?),我找到了在英國留學的第一份兼職,週末在英國著名的百貨公司做聖誕臨時工。說來要多得內地同胞,連請我的經理也說:請你回來幫手專門服務他們。有幸被分派到手袋部門,面對眼前一堆名牌袋卻說不出形號的我,只好埋怨自己沒有港女的潮流觸角,被問到口啞啞的時候真的一額汗。

所謂的碩士生涯,完全是在茫然。佩服英國大學理論看得很重,學術派風氣濃厚。像是回到了大學年代,開會小組討論做功課再跑去兼職,和三數年前不一樣的只是組員都變了外國人。忙到衣服沒時間洗,卻不忘見朋友和參加週末派對。醒來後思維上基本上一秒可以轉換英語模式,再來是國語模式,廣東話的世界早已離我好遠好遠。有時發現自己那張嘴開始吐出傲慢的英式口音,內心不禁發出驚嘆號!

偶爾醒來很掛念香港,差點忘記曾經自己是走難般來到這裡,一步一步離開那些對我不好的人。最近天氣涼了些,一直在等下雪但依然維持在十度的曼城,與及一個莫名孤單的自己。

我在說什麼。

好眼訓不寫了,下次再補。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