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02, 2011

我的小時候


無聊的時候,會閃過小時候生活在新界的片段。

有一天,好像是四五年級的晚上,媽媽和給我托管的姨姨說:我們要搬家了,搬到大埔去。事前,顯然被當成是小朋友的我是完全沒有聽說過。搬入新界不是因為家道中落,起初是很不習慣。也是後來才知道,那是名人和西人住的地方。

新的家什麼都好,有個腰果形的泳池,小型網球場,還有個籃球架(!)。可是,我被分配到的小睡房,是全屋最細的一間。那時去看裝修工程發現自己連灰姑娘都不如(對!工人房都大過我!),急得大哭。明明,是搬去二千呎的大屋喎。當然,十人住,還有那麼多家主人套房,我依然是被人冷落。所以記得最開頭那幾個月,寧願與媽媽睡,也堅持要霸住了一家主人套房。

那幾年像電視劇般的大家族的生活,最教人懷念。起先是我一家,加上姨姨一家和爺爺已是十個人。有時表哥幾個人由外國回來,十多人吃飯是平常事。那個年代,不回家吃飯是死罪,每天下午媽媽指點工人做出好多個菜來,八點鐘準時一桌子又是湯又是魚又是肉。好些名菜她都做過,印象中最誇張的是紅燒獅子頭。但這些現在叫她做,都幾乎不可能了。

住下來不久,發現去個超市都遠得很,村巴的班次又不穩定。好心的幫工不知道在那兒給我弄來了二手的自行車,放學回家想吃雪糕便踏著它到處去。回來熱,跳入泳池又是一天。很多人問為什麼上身那麼橫,大概是小時候泳游得太多之過,那年的我,是可以三月便開始游到十一月。自家的泳池,好是好,但是每次打風下雨,泥都沖下去起碼要幾個星期消毒。還有住在新界,最多的必定是蚊子。有時候下午經過後花園,一條腿滿是豆大的蚊咬。現在回想,都會忍不住微笑。

家中那麼大,依然是半個小朋友的我會做各樣奇怪的事。例如,嗜書如命的我是會把被子塞住在門縫,再用另一張棉被圍住麻雀燈躲在自製的帳篷中看書。又,會深夜躲到琴室偷偷打電話去903的無人駕駛。某個獅子座流星雨的晚上,聽著王菲的歌在黑漆的花園在沙灘椅蓋著被子與哥哥邊吵架邊地找流星去。

忘記了是怎樣的,不過三數年又搬回到現在住的地方。沒有變成千金小姐的我在搬走的時候沒有留下太多相片。花園風鈴叮叮的響聲,窗外的木棉花樹,夠十多人吃的零食櫃和永遠都亂成一堆的書桌,成了我多年夢囈會看見的零星記憶。那些年,我見過最多次的夕陽,親手種過車厘茄養過龜和魚,也有幸試過真正的萬聖節跑到別人家TRICK OR TREAT,大概已是BONUS。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