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16, 2011

記下,一一年日本地震。


十一號那天,先是面書看到了有朋友說日本地震,以為是輕微所以不以為意。

傍晚開始知道事態嚴重,還有海嘯發生。打電話給在東京的友人們,好在他們都平安無事。看到了畫面,震驚無語了好久。但,那一刻的我未放工,依然要開會,心情很複雜。那晚是星期五,雲咸街依舊派對聲四起,Friday night, is party。仿佛,在地球另一端發生的事與他們無關。又,或者要等到世紀金融大海嘯來到,這些人才會有反應。

後來一想,也罷。人生無常,得意,真的需盡歡。生命無常,生於自由之都可以及時行樂,已是恩賜。

與日本的結緣,說來話長。自從四年前經歷了那三十天的東京生活體驗,我無法不當她是我的第二個家。即使,已是第N之去東京,第N次去北海道,第N次去大版。一直,都覺他們根深柢固的文化裡,有某些特質很不一樣。

"一生懸命"與"一期一會",包含了整個民族精神性格的所在。既冷靜且熱情,夾雜在克己和放任之間的矛盾去到極致的結果。我會說,這個民族很潔癖,卻也,有著令人佩服的,排他的人情味。

這幾天,好留意新聞。

假如地震海嘯發生在內地或是東南亞,明顯地人會死得更多。但因為消息不靈通,大家不會掀起像這次世界末日來臨前的恐慌。所有事情都被真實的拍下,如電影CG鏡頭在新聞中出現,真的,好可怕。原來,<<明日之後>>,<<日本沉沒>>,所有空想出來的都可以成真,威力更大。

最心痛,是那些一二三四號反應堆的核事故。文明造成的災害,竟然比大自然來得更大。

除了嘆息,可以做的不多了。

我但願,日本平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