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23, 2011

赤名莉香


一直也,好想變成她。

像她那樣,敢愛敢恨,永遠只對完治展露笑容。每次看到她笑,就心痛。明明就,一個人承受著所有,無懼地去愛。

無法解釋何以重看多少次,也會狂哭不止。我但願三五十年後,依然記得她。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