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28, 2010

過,聖誕。


三天假期,彷彿一世紀。

好像從來沒有過像這麼沒有節日氣紛的日子。見得最多的,是瑜伽之友s,連平安夜都安靜地渡過,再每天往pure走動。廿六號晚,不甘一零年聖誕如此過去,不劈不劈還是坐了一陣子。

見回一些老朋友,說的,是再早一個世界杯時的劈友。一別,便是四年多。眼見她們枚猜熟練,十個十個開開對對,臉蛋卻依然好看。才發現自己連骰盅都錯,十五二十的開和對不分。嗯,早已不是我那杯茶。

悶極,與友先行離開,才不過二時。對不起那二百元,蝕到入肉。我也問自己,劈場與蘭桂的分別,其實除卻骰盅,都一樣。只是人大了,玩,可以不用下下"飲啦!"咁,囉。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