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8, 2010

No news is good news...

0 意見
近期的新聞,總是讓人懷疑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小巴車禍,曼谷暴亂,歐洲經濟體系岌岌可危,世博一片歌舞昇平中混亂,香港在不安的政治聲音中進行公投...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個中國嬰屍在火化前大哭,今天在公司看到起雞皮,無奇不有恐怖到可以去拍<<三更>>或是<<餃子二>>。

是何時的事了?不喜歡看新聞,更不喜歡涉及政治的一切大龍鳳。現在看報紙,一定看蘋果的專欄先(因為星期一有空姐的行李喼,可恨的是沒有陳寧和黎華了!過份!),再來就是娛樂版副刊飲飲食食八卦完算數。有時,並不是真的不想去關心社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兼八十後政治冷感。但太多簡單的事捲入了複雜的元素,作為星斗市民的我們,真的能夠理解到事實的真相從而作出合理的判斷嘛?

社會很多深層的陰暗面,知道得愈多,愈想歸隱田園避世去。

原來我,都幾憤青。



星期一, 5月 17, 2010

A single women一年小記。

0 意見
今天看新聞,長洲搶包山預賽。嗯,去年的太平清礁應該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最後一個節慶。

即是說,我所謂"單身"足一年了(中間那些唔計的,算吧啦)。前陣子與友提起,某程度上我性格有Defect(港唔港女,就見仁見智啦)。發現自己是個面對愛情會選擇生氣而非哭的人,所以我其實很少哭,因為力氣都花光了去選擇生氣,去嬲,去恨一個人。因為我不明白,何以感情事可以兒嬉。對於一個六年來都有拖拍的小朋友,這一年並沒有太好過。

存活了下來,除了偶爾會醒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以外,就是中女的壓力在一步步行近。身邊總有不同的聲音說,"你不細了再不把自己hard sell出去就太遲了"。這樣的感覺不好但May be it's true。連我的髮型師都說:點解你唔化大眼妝啫,如果咁咁咁咁咁會好睇D。我都知,如果我減十磅每天化行妝行出街應該都不會影響市容。但我心底裡知道,這樣子很不我,而自己亦不想變成一樣樣的人形倒模公仔,為的只是找到一個半個錯的人。

顯然在廿四歲的這一刻,還未很了解自己想要什麼

但正因為外人看來時間不多,這年都有盡最大努力去過每一天的生活。旅行進修做瑜伽見朋友,充實地填補自己的時間表,努力去找生活的意義。

現在,其實都不差,對嗎?
















this pic was taken last July 2009, one of the most diffcult time in my life. I remember that night I sat in front of the window, took this with a lot of thoughts after the break.

星期六, 5月 15, 2010

星期六了。

0 意見
喜歡週末,因為可以睡到自然醒。

最近很少寫,累,說不出的。

生活還是有太多想不通的地方。

身不由己。

好像,由上年這個時候開始,人變得沒有安全感。

想吃餐好的,買東西,目的,只想多錫自己。

想快樂,僅此而已。

星期二, 5月 11, 2010

一閃而過。

0 意見
是晚,十二時下班。

還未吃飯,回到家問媽媽有沒有麵包,她二話不說便落去7仔買。夜嘛嘛半過意不去,陪了她下去。看到有樽裝的朱古力奶,買了。再一面閒話家常買了好些東西回家。

其實我不是特別喜歡朱古力奶,但腦海中閃過四五歲時的片段。

有趣。







話說有次幼稚園表演後,只飲過人生幾次的朱古力奶覺得好好味的我嚷著媽媽要到7仔買。難得地,她答應了。去到第一間7仔,竟然沒有朱古力奶。我好失望的,媽媽好心帶我到第二間7仔,又給我找到了朱古力奶,但原來我親愛的母親大人只有五百蚊紙。要知道廿年前五百蚊,好大的。而那間7仔又當然戲劇性地沒有足夠的零錢找啦。最後,那個買不到朱古力奶的小朋友當然是哭到很淒涼囉。

我把這個片段告訴母親,她都沒有印象。過後她憂憂地爆出了一句話。係啦,果時細個咁痴我咩都媽咪媽咪,依家咩都唔同我講。

..............................................

都係既。對唔住囉。

I dont know how much time we left, but I'll try to love and at least, talk you more.

皮禮愛麗斯三六零。

0 意見



第一次聞到PERRY ELLIS 360這個味道,是來自舊公司的一位女DESIGN同事。

淡淡的似有還無的沙灘味,已經立刻愛上。一問之下,全香港原來只有莎莎有得賣,還要價值不非。這隻味道,不是那些花果的甜味,也不是很濃的CHANNEL NO. 5之類,介乎強烈與女性化之間,總之很難形容就,但真的很好聞是了。

皮膚不吸味加鼻子超級不靈光的我,光速地用完了一支。

喜歡這個味道的程度,是可以無聊在家噴幾下之後去睡覺的。每次拿起衣服有淡淡的香水味滲出來的都會覺得好快樂。有趣的是她噴在皮膚和香水紙的味道是不一樣的,所以多半人在試聞香水紙的時候,早已媽媽聲說像殺蟲水不買了。但當一噴在皮膚上,那隻味道真的很特別,總之很好聞啦。

想說,用完了上一支後曾為了迎合某人喜好買了MARC JACOB的DAISY,一支我FOR SOME REASON想要了很久的香水。係囉,就是那種花花味,很甜。但那種女性化,就真的很不我。

好不容易把花花積及用完,想也不想便重新買一支皮禮愛麗斯。依舊的好聞有性格,即使真的,有少少似殺蟲水。

原來做自己,才最快樂。

星期六, 5月 08, 2010

八十有感。

1 意見
廿幾歲,是人生的轉捩點。不再做學生,每一件事情都要小心奕奕披上面具做人去。深呼吸,按住自己冷靜冷靜。作為一個受薪人仕,我不明白何以工作便要受氣,脾氣的氣。出糧的,其實是一間"機構",但每天要你難受的,卻是活生生的人。

"飯碗"的意義,又是否賦予義務要去fulfill他人的私人情緒?

常常說,不要與工作發生感情,因為"工作"本身是死物。你再做得多,也是推動著一間機構的運行,它賺錢與否除了與你每年出bonus有關以外,其實是沒有直接影響的。但前提是,你工作的時候是真的在工作,正常合理地附出勞力去推動機構的生意。作為一粒小零件的你,沒有你世界也如此運行。你可以笑我是一個不捱得的八十後,但當我每天十一點放工睡幾個鐘後回到工作桌上還要被問候,我不停地問自己: 小朋友你到底在做什麼,你打了份什麼工,你打工又為了什麼。

推而廣之,做人,是否要承受這些來換取衣履窩居名貴房車。又,如果要工作ultimately是要換化成錢,會不會做sales快一點?

當然,假如我搵十萬久千7,是應該笑笑口對對對再好聲好氣賠個不是的。但我那份微不足道的糧,在我附出了這些勞力以後,真的還包生仔嘛?你都唔想我天天叫張宇人,用廿蚊紙掉你吧?

別對我說:你知不知道很多人都失業,連份工都無呀!嗯這個道理顯然,是和很多非洲小朋友無野食的原理是一樣的,是否這樣就代表我們便要每天吃樹皮?我相信,假如這是香港的打工文化,那人道立埸來說,是錯晒的。大家,都受過高等教育吧,尊重一詞,應該小學三年級已經學懂。

這段期間我真的變了,嚴力大,粗口橫飛。我不想,廿幾歲便學習成為一個Mean Bitch。不值得,再花費自己的青春吧?

這個世界應該有些工,或有些人,可以更好一些。

星期四, 5月 06, 2010

朝花,夕拾。

0 意見
說過,第一次看的震撼和眼淚,來自一個六年級的我。

隱約記得故事大概是怎麼一回事,故事wise很不亦舒,科幻到有點似倪匡。陸宜在方中信墓前的那行細字,重讀憶起當年某天看到這一章應該是忍不住哭了。只是十二年後重看的今天,再也沒有眼淚。

大概連我,都冷血了。

在想十二年前的我,應該會想像自己會遇上什麼樣的人,那份無知又迷失的感覺。到現在,經歷了一些人和事,不能說自己已沒有了Fantasy,只是愛情拆穿了後的不完全,見多了已經自然習慣。

人對人留下的傷痕,遠比快樂多。


就這樣吧。

0 意見
想練到以後一想寫便來這裡,省下搬家的麻煩。
出得街的小網誌我對你不起,你總是不住的de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