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2月 30, 2009

運。

0 意見
我那位大佬,親生的那位要結婚了。

一直,都覺得他兩是天生的一對。單是那次到英國,就覺匪而所思。在他們的世界裡,真的可以沒有別人只有對方。他們都移民了快十年,真的連朋友都不多一個。生活在小市鎮裡,每天上班下班回來可以十年都只是和對方說話。閒時到處去旅行,說著自己才聽得明的方言過著生活,與世隔絕的程度直情與流浪荒島沒有分別。REDICULOUS得來,他們都不知幾ENJOY。

又,明明其實已以他那個不給面子的孤獨精性格早已置身度外。眼見他肯應酬女方擺酒,WHICH IS 等於殺了他一樣的大龍鳳,還肯陪外家回足幾天的鄉下,雖然全程自閉兼黑面,但其實對他來說已經很讓步。

對呀,像我大佬那樣性格的怪人,也有女人肯和他結婚,應該都叫執到了。說起來,他們自中學拍拖,都十幾年了。都說我家,專出痴心情長劍。曾經我,痛恨他們的自私,拋開家裡的一切私奔極不負責任,但今天看著他為見家長而緊張得四處張羅,又叮嚀媽媽一大堆事,我明白到大概幸福的背後,都要付出代價。成就了愛,一切都不算什麼了。

星期五, 12月 25, 2009

母親的珠耳盛

0 意見
曾經,我記得媽媽在我六年級的時候買下了這枚介子。



被我形容為似POWER RANGER的介子仔,真金白銀如今落入了我手中變成了珠耳盛來粗帶。也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變成中女了嘿嘿。倒也,覺得搞笑。小時候拿媽媽的首飾玩,那個放學嚷著要去公園玩的齊陰小女孩,到現在長大成人才不過幾光年的時間。而家人都好像沒有老過一樣,每天陪在你身邊。

一直覺得自己不是個孝順女,因為我是真的可以一個星期都不回家晚飯,又總是呼之則來叫她做這樣做那樣。當然她也常會發無聊又極大的脾氣,也偶爾神經質趕我出街。在那管教之下我沒有很愉快的童年,但相反現在已經很少理我如何用錢,何時回家。有時與她閒話家常說起我的人生觀,她都好像一臉不明白。像她那一代成長的人,沒有機會去看世界,也沒有權利去追求幸福。只是一味把自己最好的留給兒女,大概連我都不肯定自己以後可否做得到。

只想,一點一點記下來,提醒自己對她再好一點

星期五, 12月 11, 2009

再多的,都不會累。

0 意見
以下想說的,只是一時三刻有感而發。大家知我(幾咁)善變兼多愁善感啦,不用太當真。

明明知道明天要早起陪日本朋友飲早茶去山頂再死回去公司,但我仍然要爬起來打字。何解我不去睡,要如此對待自己呢?我也不懂。也許我,真的是愈累就愈要把時間用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的人。無論以前做廣告,現在再做廣告也一樣如是。當年每天寫自己不願意寫的,回來便寫得更狠。公司要加班嘛,下了班如常和遲放工的朋友吃飯去玩無問題。我說,只要肯等,多晚都沒有關係。心愛的蘋果日報專欄和面書,多晚回家也一樣照看如常,因為我想信有生活,才有自己,才有我。

我就是這樣,死都不肯放棄生活的人。

這天拿著新公司的嘟嘟卡走過長長的走廊,有那一刻覺得自己麻木了。畢業後曾經進出過的公司何其多,每一間PENTRY走廊影印機,什至每天座上十個小時的坐位都是那麼的不一樣。有大大的一格格很hip的,有的很細只可以容納一張椅子的,有的像一個個圈的和四四正正悶悶的辦公室....。只是我還是我,穿梭在人和人之間努力地做我那個妹仔要做的事。每次拿住隻杯上新的班被人叫做"新同事",到何時和同事打成一片變成面書中朋友的一員,到各總原因要離開,散水的散水失去連絡,情節每天發生熟口熟面。像不像戀愛,像不像人生?

其實我,並不想一轉眼已是百年身的感慨,但出來工作才一年多,已經意識到工作和人生本來就有太多的無能為力。可能關好不好彩事,也可能關性格事,也可以關你鬼事。只是漫漫長路,何時先會挨到退休呢。

星期三, 12月 09, 2009

瑜伽之友。

0 意見
沒有想過,自己上班以後仍然可以維持一個星期幾次的瑜伽課。當然,我沒有半點放棄兼如此有恆心去做一件事是很少有的,應該多得萬幾蚊的UNLIMITED CLASS和五分鐘的步行時間。

瑜伽101,是LET GO。嘩,那是多麼難的概念?無非,是要你放下心頭上的一切,專心集中去做好每一套動作,連貫地,流暢地。與其說它是拉筋伸展,倒不如說它是了解自己身體的一個過程。身體會透過動作告訴你這天的情況,有時會懶一點,有時會更想學多一點。途中會跑入你思緒的,多半是煩擾很久的事,或是一些曾經發生過但早已經忘記的小片段。而每一次放下所有事情專心一致的學習,都會對自己的進步有更深入的體會。

更愛自己,不是很好嘛?

星期二, 12月 08, 2009

能迴避嘛我怕了換那電燈膽

0 意見
我在想,人生幾大憎入面,換燈膽是其中一大憎之一。

所以家裡的燈泡,壞了足足兩個多星期我都視而不見,每天要摸黑進出房間或是依靠我微弱的檯燈做人。連我,都覺得房間黑到有點過份...

是晚累極,火速買了VIVI一月號回家。躺在床上想看今期流行,才發現沒有燈。暗到呢,莫講圖,字都看不到一粒。一怒之下衝出房間找燈膽,換完,整個過程花費不過五分鐘。即是我拖了近兩星期的黑暗,原來是用五分鐘就可以解決的小問題囉。

極討厭換燈泡,因為覺得那是男人的工作,我可以洗碗煮飯做家務,但換燈膽就可免則免。對我來說,拿起一個新的燈膽再要扭開電燈蓋的鏍絲,原則上是和揸住支士巴拿沒有分別的。這個動作,應該有個男丁去做才合乎身份。奇在,媽媽都不喜歡換燈泡,和我一樣,對壞了的燈視若無睹。大家左等右等,看誰受不了我去換掉,當然房間是我的,我也理所當然地受不了死死地氣走去打開那個燈罩。又,何以我總要在這些時候才會想起自己有個哥哥在英國而沒有人幫我換燈泡?

其實真的,好難換嘛?

星期二, 12月 01, 2009

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來臨,又身亡。

0 意見















最初想看<<戀>>,是想近距離接觸梁祖堯,一個我覺得很有才華的演員。看過他做的電影,覺得他的每一句表情動作都是用心細緻地表演出來,做果樣似果樣,未至於像詹sir般浮誇卻很有戲味。當然,詹sir的浮誇是刻意營建用來draw最多noice的演出手法啦。之前<<我不快樂>>,已經超想去看了,只可惜一票難求。所以這次有幸去看<<戀>>也是單純衝著梁祖堯而來。

<<戀>>,講述五個廿多歲的人生活在工廠大廈發生的點滴。年輕人,愛,和夢想的concept都加入了,開場中場到完場,笑位多,完全沒有悶場。好看是真的幾好看,只是奈何,觸動不了我。劇名叫<<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身亡>>,但關於戀愛的著墨少之又少。又或是tagline那句放棄是我們的唯一武器,除了在字幕出來外提都沒有提過,sync不到成件事。其實有很多副線和concept是值得再去深一點,才會有更多共鳴。

最大驚喜的是林一峄的生動演出唱live加彈結他,十個可愛兼真的令人聽出耳油。梁祖堯也交足劇,好多位笑到流眼淚。當然,這齣劇,是值得比錢睇的。只是,我期望得到更多,是或一點人生道理也好,生活反思或是戀愛101,統統沒有。經歷三小時那五位主角的玩鬧愉吵架快很好看,但就這樣完劇難免失望。

途中,看得出神,突然覺得別人演出來的生活都太有質感了。關於年輕人應該過的生活的定義,真正有如此精彩的是否沒有可能。現實是很生活化的,明明每一個人也是經歷差不多的東西,但現實永遠都是刻板,沉悶而枯燥無味。但經過演出後,這些日常的對話成為了很有質感的生活,比現實更似現實。(其實我想說什麼?)大概人生如戲,趁後生多燒一點青春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