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27, 2009

透明的苦澀

0 意見
一向,也是凍奶茶的FANS,最好多奶多糖那隻。只是口味最近改變了一點,變成了每天早上都愛上了凍啡走甜走奶,積極地過我的苦澀人生。遇上了可以買十二元麥當努早餐的早上,大大的杯子隱約變成透明黑色。叫外賣的早上,也不忘叫一杯配上我的蛋牛冶少牛。連帶午餐一日兩杯的我看來要改掉那鋪癮已經不易,那杯的黑咖啡十足可樂般吸引。

以前不明白為何意大利人會喜歡ESPRESSO,沒有甜味的咖啡何以叫做咖啡呢?慢慢才發覺淡淡的咖啡香加上一點點酸度,不加奶不加糖已經恰好。
























也許甜的東西都會膩,所以除了黑咖啡,苦瓜雪梨汁是我的第二最愛。難得在,清熱氣之餘還一點都不苦,清甜就是這麼簡單。這個是爛面之後一直都在喝的。下次,要不要試試五青汁呢?